“那属下先告退了。”黄盖抱拳道,既然吴夫人来了,孙权暂时是没法脱身的。

    孙权冲黄盖眨了眨眼睛,黄盖微微点头,暗示了解。

    对于两人的小动作,吴夫人假装没看见。

    等黄盖离开后,吴夫人转身朝里走去,

    “跟我来,你弟弟妹妹早就开始上课了。”

    孙权立刻苦着张脸,抱怨,

    “弟弟妹妹一个比一个小,我干嘛还要跟他们一起念书啊。”

    “你也没多大!”吴夫人提醒道,虽然孙权自幼就懂事,但实际上也不比他那些弟弟妹妹大多少,放到后世,小学都还没毕业呢。

    但孙权就不服了,年龄小如何,学识才是关键好吗,十来岁上大学的神童又不是没见过。让他一个大学生去读小学,并且还是小学一二年级,一天两天也罢了,长久以往,谁受得了啊!

    吴夫人仿佛看穿了孙权的想法,不由道,

    “还不是你整天不学无术,要是有你大哥一半,我才懒得操心你。”

    “娘亲,您这话就不对了。我明明胸中有丘壑,腹中有乾坤,我不学,但我有术啊!”孙权嬉笑道。

    “行行行,你就贫吧。”吴夫人无奈,毕竟孙权这话确实不算假,很多东西一学就会,还能举一反三,让人哑口无言。孙权什么都好,可最大的问题,却是不通兵法,对兵法这种“正道”不感兴趣,偏偏对武功那种“小道”感兴趣,如果生在其他家族还罢了,这可是孙家啊,他可是那个孙子的后代呀!

    你说孙权明明这般聪明,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不走正途,任何父母都会恨铁不成钢的。要是孙权不值得培养,吴夫人对他不报以期待,那才懒得管他。

    “没贫啊,《孙子兵法》《孙膑兵法》我都背得滚瓜烂熟,弟弟妹妹哪个比得上我?”孙权忍不住道。

    “多大的人了,还跟弟弟妹妹比。”吴夫人没好气,说着,故意叹息一声,“哎,要是家族里某天能留下一篇《孙权兵法》,哪怕只有一计,我也能安慰咯。”

    “这还不简单。”孙权眼睛一转,张口即来,“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娘亲觉得此计如何?”

    “胡闹!”吴夫人脸色一沉,语气也严肃起来,“兵法岂是儿戏!你知道你一时戏言,战场上可能牺牲多少将士!”

    “额。。。。。”

    孙权无语,只能低头认错,

    “娘亲,孩儿错了。”

    这就是代沟啊,当然,这沟有点深就是了。孙权也不想多去解释什么,因为根本解释不通,不提他只是个小屁孩儿,这话就算由他大哥孙策来说,也是同样的结果。任何兵法的生CD是战场上一次次验证出来的,绝对不是看似有道理,就真能成功。纸上谈兵,终害人害己!

    所以,孙权真心拿兵法没辙。后世所有人都读过孙子兵法,都会三十六计,又有几个是常胜将军来着?战场上的意外性太多了,决定因素也太多了,想要真正把兵法融会贯通,谈何容易!所以,孙权一向信奉的原则都是:不是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既然他自己不是这块料,那就交给更适合的人去做。无论是如今的大哥孙策,还是后来的周瑜、鲁肃、吕蒙、陆逊,人才那么多,数都数不过来,孙权又何苦为难自己。他只需要在决策方面,在大方向上保持正确,举贤用能,那就不会出问题。

    “知错就好,类似的话,待会儿在先生面前可不能乱讲。”吴夫人脸色稍微缓和。

    “明白的。”

    说话间,两人走到了课堂。

    “娘!”

    “二哥!”

    弟弟孙翊,妹妹孙尚香立刻就注意到了孙权二人,显然上课在开小差。

    “夫人,二少爷,来了啊。”先生也停下手中的事,迎了上来。

    “先生,这几个小家伙可麻烦你了。特别是权儿,你千万别跟他客气,该打就打,绝不手软!”吴夫人把孙权拉上前道。

    “娘亲!”孙权一脸苦样,果然是亲生的吗。如果这教书先生是一般人,那孙权还不怕,一般人谁敢真打他?但能当孙权等人老师的,岂会是一般人?这相当于是太子师啊!

    此人叫朱治,如果说程普、韩当、黄盖是跟着孙坚东征西讨的武将,那朱治就是如今孙家出谋划策的文臣了。当然,这里毕竟是孙家,朱治也会带兵打仗,是属于跟周瑜类似的儒将型。

    “夫人言重了,二少爷聪慧异常,就算我想打他,那也要有机会啊。”朱治摸了摸山羊胡说道,对孙权露出一脸温和的笑容。

    孙权嘴角一抽,你果然看我不惯是吧,你果然想打我是吧,只是找不到合适的借口而已,毕竟我每次考试都是满分!

    没错,朱治确实看不惯孙权,当然,只是老师对学生单纯的那种看不惯。不听话的学生,没有老师会喜欢,至于成绩好,这是他朱治教的吗?他朱治需要考虑“升学率”吗?而且,吴夫人有句话说的很对,孙权可是弟弟妹妹们的表率,你整天到处玩乐,逃课不听讲,弟弟妹妹们看到了,还如何能够专心入学!小孩子本来自制力就差,他们会管你成绩好?所以,一旦有机会,朱治绝对会好好教训一下孙权,杀鸡儆猴,带头的老实了,下面自然也就听话了。

    就跟朱治想方设法想整孙权一次一样,孙权也想方设法不愿意在这里呆着。眼睛一转,趁着吴夫人还没走,立刻转移话题,

    “娘亲,您刚才说父亲跟大哥很快就会回来了,是仗已经打完了吗?”

    “是啊,宜春那边的战事已结,准备收兵回城了。”吴夫人答道。

    “那我们是胜了还是败了?”

    “你说呢?”吴夫人反问,语气带着强烈的自信,孙家可能会败?!

    “当然是胜了!”弟弟孙翊在旁叫道,小小年纪就热血沸腾,却是跟大哥孙策一样的性格。

    “听说你们大哥这次初战,表现得可圈可点,回来后你们要多多向他请教学习。”吴夫人摸了摸孙翊的头说道,当然,这话更多还是对孙权讲的,毕竟孙翊目前还太小了点。

    “大哥不愧是大哥。”孙权赞叹一声,却是立刻又把话题转移了,“对了,那宜春县令好像是庐江太守陆康的侄儿?”

    吴夫人愣了愣,多少没跟上孙权的脑回路。一旁的朱治主动帮忙作答,

    “庐江太守陆康在江东名望很高,陆家也是那一带有名的豪门,这次主公越界征讨,多少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结果,旁人大概还没来得及消化内容,孙权的话题又转开了,

    “听说庐江还有个乔家?”

    “你说的是庐江郡皖县的乔家吧。”还是朱治回答道,“乔家虽然比不上陆家,但却控制了当地大半的盐路,家族富庶,也是远近闻名。”

    如果说这时候朱治多少还跟得上孙权的节奏的话,下一刻,他也被打蒙了。只听孙权又道,

    “听说乔家有一对漂亮女儿?”

    “这。。。。。。”

    “娘亲,不如你替我去跟乔家提亲吧?”孙权转向吴夫人。

    一瞬间,现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终于,吴夫人反应过来孙权说了什么,顿时大怒,当即追打起孙权来,

    “你这个混小子!整天在外面都学了些什么!看我不打死你!”

    孙权一边逃跑,一边毫不知耻的大叫,

    “娘亲,我没开玩笑,反正我早晚都要娶媳妇儿的,不是吗?现在外面订娃娃亲的那么多。”

    ————————————

    昨天有个生日聚会,没在家所以没更╮(╯▽╰)╭

章节目录

全球游戏:旧日棋手最新章节 魔女收容日志小夕岁 我的华夏列祖列宗 道士夜仗剑起点 诡秘:乱入的泰拉人全文阅读 热爱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乐悠文学 文艺之魂 文学殿堂 云鬓添香笔趣阁 苟在三国刷词条百度百科 暴食之龙从地狱位面开始残月狂徒 深渊独行免费阅读 错拿了女主剧本的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