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即笑了起来:“那我很快就回来。”

    萧芷妍送走大军,悄悄的返回宫里,躲进了寿康宫。

    太后看见萧芷妍和两个孩子,身体好的飞快。

    已经能下地行动了。

    也知道了萧芷妍被皇上关进悦安宫的事。

    现在整个皇宫,可以说除了皇上,都知道萧芷妍在寿康宫。

    可没一个人告诉他。

    尤其有了太后的吩咐之后,更没一个人上心了。

    杨贵妃被皇上打进了冷宫。

    自顾不暇。

    皇后生皇上的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恨不得见到皇上都要绕路走。

    皇上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个孤家寡人。

    可也别无他法。

    许宗业走后,他除了命人供应一切补给,便想着弄清楚萧芷妍的身世。

    他将田牧川从死牢里提了出来。

    田牧川坚持萧芷妍给他写过让他打开城门,放大军入城的信。

    皇上之前太生气了,没仔细想这事。

    细思起来,田牧川的话还是十分可信的。

    否则他和田家没有来往,田牧川为什么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打开城门?

    只有萧芷妍是他亲妹妹这一个理由才可以说的过去。

    可到底没有证据。

    他又重新查看了一遍田牧川呈给他的信。

    发现用词,笔法都有很大可疑。

    像是有人慌乱之际写下的,粗糙的很。

    所以说,萧芷妍真的是他亲妹妹?

    许宗业带兵走后,萧芷妍一直心神不宁的。

    其实许宗业不让她去,她并没有真的生气。

    她武功不行,肩不能扛手不能提,除了给许宗业添乱还能做什么。

    可她实在放心不下。

    一想到刀剑无眼,战场无情,她的心口就闷闷的。

    尤其想到以前他那些不要命的打法,更觉心惊肉跳。

    凭萧敬衍的聪明才智,这怕不是一场持久战。

    没几个月,将他困到弹尽粮绝,怎么可能抓到人。

    “芷妍,”太后拄着拐杖,不停的围着萧芷妍忙碌。

    一会儿给她端盘水果,一会给她倒杯茶水,一会又问她冷不冷,饿不饿。

    盛阳公主将将一岁就被人抢走了。

    太后没能亲眼看着她长大,这么多年的遗憾,恨不得一下都补回来。

    尽管她身体刚刚好了些,可还忍不住忙前忙后。

    萧芷妍担心太后累着,笑着把人扶回了床。

    “太后,我不冷不热,这寿康宫里舒服的很,我哪里都好。”

    太后握着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充满怜惜的叹道:“什么时候能喊我一声母后?”

    萧芷妍:“……”

    太后自觉失言,忍着心酸转移了话题,“哀家知道你担心宗业,想来宗业行事一向稳妥,肯定很快就会平安回来的。”

    萧芷妍心说许宗业今早刚走,哪有那么快回来。

    却不想,她的心思刚刚转过,就听见有人高喊:“凉山大捷——”

    “凉山大捷——”

    “凉山大捷——”

    萧芷妍一惊:“太后,是我出现幻觉了吗?”

    太后也听到了有人奏捷,“哀家好像也听见了。”

    两个人正疑惑呢,就见秀娥满面笑容的从外边跑了回来。

    “太后大喜,太后大喜了。”

    太后惊道:“怎么回事?”

    秀娥喜不自禁:“许首辅一到凉山就用计抓了萧敬衍,刚才已经派人送回来了。”

    太后:“……”

    被惊到了,怎么这么快。

    最吃惊的还是萧芷妍。

    她以为最少得三两个月呢。

    没想到,萧敬衍连一天都没撑下去。

    她忽然清醒过来,险些忘了跟他太后打招呼就要跑出宫。

    “太后,芷妍去迎接首辅大人。”

    太后笑眯眯的摆了摆手:“去吧,去吧。”

    皇上比萧敬衍大了两岁。

    小时候经常玩在一起,没想到再次相见,两个人竟然是以这种方式。

    小时候,萧敬祁是太子。

    萧敬衍见到他要行跪拜之礼。

    后来萧敬祁被赶去北疆,萧敬衍不是太子却胜似太子。

    七年前,萧敬衍还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而萧敬祁远在北疆垂死挣扎。

    如今,萧敬衍被五花大绑的送进宫,而萧敬祁身穿龙袍,高高在上。

    “萧敬衍,”萧敬祁背着手,踱着步子走到萧敬衍面前,嘴角勾起一抹轻笑,“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

    萧敬衍面如土灰,他怎么知道自己败的如此彻底。

    “萧敬祁,你以为你真的赢了吗?”

    萧敬衍锤死挣扎,就算变成阶下囚,他也不会认输。

    萧敬祁挑眉,寻视了一遍无比巍峨的上央宫,六年前就已经是他的了。

    “怎么,谁赢谁输还用讨论?”

    他眼里充满了鄙夷,围着萧敬衍走了两圈。

    回忆起往事,不由得感叹道:“你说,从小我们也是兄弟,当初我们也是一个师父教过,一个嬷嬷抱过,一个坑里撒过尿,一棵树上掏过鸟,怎么就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了呢?”

    萧敬衍才不想和皇上扯什么过往。

    他淬了一口道:“呸,那是你以为的兄弟。”

    “真是兄弟,为什么每次见了你都要下跪?”

    “真是兄弟,为什么同样喜欢的东西,却只能给你,不能给我?”

    “都是兄弟,为什么你想命令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就连喜欢的女孩子,你说个好看,父皇都得巴巴的给你送去?”

    萧敬衍说的这些,萧敬祁一件都想不起来了。

    他是太子,萧敬衍是臣子。

    见到他当然要行大礼。

    这是皇家礼法,自古便是如此。

    至于喜欢的东西,还是女孩子,他从来不觉得和萧敬起过什么冲突。

    “借口,都是你欲壑难填的借口。”

    萧敬衍看见萧敬祁志得意满高高在上的样子,心里扭曲到了极致。

    “哈哈哈哈哈……”

    “萧敬祁,就算你是太子,是皇上又怎么样?”

    “你就没有遗憾吗?”

    “就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吗?”

    萧敬祁冷眼睨着他:“到现在为止,整个天下都是朕的,还有什么是朕得不到的!“

    萧敬衍大笑不止,像疯了一般。

    萧敬祁登上皇位,俯瞰千万里江山,确实拥有的足够多了。

    可有一样,他萧敬祁永远都得不到了。

    那就是和盛阳公主相处的时间。

    “真的吗?”

    萧敬衍充满嘲讽的看着他,“牙牙学语的盛阳公主你见过吗?”

    “步履蹒跚追着喊哥哥的盛阳,你见过吗?”

    “撒娇扮可爱,一嗔一笑,一喜一怒的盛阳,你见过吗?”

    “情窦初开,心里有了喜欢的男孩子,你见过吗?”

    “受了委屈,只能躲在角落偷偷哭泣的盛阳,你见过吗?”

    “凤冠霞帔,十里红妆的盛阳你又见过吗?”

    “够了!”

    萧敬衍句句剜心,每一个都像一把锋利的剑,直刺萧敬祁的胸口。

    也刺激着他敏感的神经。

    他忽然喝止住了萧敬衍,两手揪住了他的衣领,怒不可遏的喊道:“你把我盛阳弄哪去了?”

    “快点告诉我!”

    “萧敬衍,你再不说实话,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萧敬衍怎么可能会告诉萧敬祁真相。

    他就要萧敬祁一辈子都找不到自己的亲妹妹。

    “有种你现在就杀了我。”

    “萧敬祁,就算有这万里江山又如何,这辈子,你都别想找到你的亲妹妹。”

    ……

    萧芷妍一路冲向上央宫,却连许宗业的人影都没见到。

    看见押送萧敬衍回来的将士,她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没见到首辅大人?”

    那将士认识萧芷妍,知道她是许宗业的前妻。

    如实回道:“首辅大人还在前线,萧敬衍这次带了一万多人,后续的事情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处理完。”

    萧芷妍:“……”

    所以回来的只有萧敬衍?

    “那他有没有信捎给我?”

    将士摇头。

    萧芷妍不甘心道:“口信呢?”

    “口信也没有吗?”

    将士还是摇头。

    萧芷妍:“……”

    这人一回到战场就把她忘了。

    上央宫里很快传来争吵声,萧芷妍悄悄的来到上门口,躲在一旁听两个皇帝争吵。

    心里直骂。

    萧敬衍这人残暴,没什么好说的。

    萧敬祁完全是一只猪脑子。

    只要不把证据甩他脸上,他是不会相信自己是他亲妹妹的。

    可二十多年的旧案了,仅有的一点证据都被销毁了,哪里还能找到切实的证据?

    萧芷妍头脑灵活,很快便想到了办法。

    正好看见秀娥过来。

    太后不放心萧芷妍,担心她遇到皇上起了什么争执,这才派了秀娥过来照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月影小说网 我要你助我修行!免费阅读 非分之想免费阅读 【ABO】学霸又在装奶狗了 腐蚀国度全文阅读 红楼阅读 乐趣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梦幻之境 热点小说 书法之窗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最新章节 太子宠婢日常 宿命之环爱潜水的乌贼 我在游戏王里不当人txt下载 我真的只是人类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