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回去的路上,萧芷妍和两个孩子坐在马车里,许宗业亲自驾车。

    不过他看马车里宽敞,没一会儿就把驾车的任务交给了管家。

    自从听了萧芷妍的假设,他的胸口一直堵着。

    按理皇上不可能无缘无故要杀萧芷妍。

    毕竟他登上皇位都快七年了。

    就算萧敬衍忽然出现,但两个人并无勾结。

    今天萧芷妍还险些被萧敬衍杀死。

    皇上应该相信萧芷妍。

    可世事难料,谁又能预料到将来的事。

    萧芷妍也心不在焉的。

    萧慕白软软的靠着她,没有一点精神。

    刚才受到了惊吓,他虽然什么都没说,可到底只是个四五岁的小孩子。

    精力耗尽,好像大病了一场般。

    萧慕瑶竟然比萧慕白还有精神。

    此刻她端端正正的坐在萧芷妍身边,瞪着乌黑的大眼睛充满警惕的盯着许宗业。

    气呼呼的小模样,像只全身都充满戒备的幼兽。

    又像浑身都长满刺的小刺猬。

    许宗业喜欢了萧芷妍18年,但和两个孩子相处还不到八个月。

    他早就习惯了全部注意力都在萧芷妍身上。

    一刻看不到都充满了思念。

    虽然六年没见,可这种习惯是深刻进骨髓里的。

    目光无时无刻不追着她,心思也全都在她身上。

    哪里分得出一星半点。

    所以自从见到萧芷妍,他的注意力就全在她身上。

    至于两个孩子,他只检查了一下,确认他们没事就放任不管了。

    “妍儿,”许宗业钻进马车里,想要靠着萧芷妍坐过去。

    可惜隔着两个孩子,他伸长了手臂还够不到她。

    看着喜欢的女人虚弱不堪的靠着硬邦邦的马车,而他的怀里空荡荡的,怎么想怎么不舒服。

    “你坐过来一些,把小白放下。”

    许宗业什么心思,萧芷妍再清楚不过了。

    她也想靠进他的怀里。

    可不行啊,两个孩子也要人安抚。

    尤其萧慕瑶,还在气鼓鼓,许宗业怕是要费一番心思了。

    她用下巴点了点女儿,用眼神示意道:不要女儿了?

    人家刚才可是一边跑一边抱怨,不想要爹爹了呢。

    许宗业一怔,视线落在萧慕瑶气鼓鼓的小脸上“……瑶瑶?”

    萧慕瑶已经气了半天了。

    被人追杀,连小卫子叔叔都受伤了,险些没了命。

    好不容易把爹爹盼来了。

    危机倒是解除了,可爹爹竟然都没抱抱她。

    这还是爹爹吗!

    果然像娘说的,爹爹不喜欢他们两个呢。

    “哼!”萧慕瑶抱着小胳膊,小脸扭向了一旁。

    许宗业:“……”

    好吧,是他忽略了女儿。

    “瑶瑶,”许宗业伸手扯住萧慕瑶,一使劲便把人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小家伙虽然别别扭扭的,但还是顺着他的力道过来了。

    “是爹爹不好,爹爹来晚了。”许宗业真心道歉。

    萧慕瑶气消的快,被爹爹抱住,已经消了一大半。

    又听爹爹给她道歉,那一小半的气也没了。

    想到刚才爹爹伸手利落的杀死坏人,救了娘和小白,想到爹爹英武帅气的模样,那种与有荣焉的骄傲从心底蔓延,很快小脸就染上了笑意。

    “既然爹爹道歉,瑶瑶就不计较了。”

    许宗业想起他去山西剿匪回来那天。

    萧慕瑶被门子欺负,发誓和他势不两立气鼓鼓的小模样,和小时候的萧芷妍简直一模一样。

    没想到有一天,他许宗业竟然和萧芷妍有这么一双可爱的儿女。

    攻破北疆,带大军攻入京城他都没有如此骄傲。

    可看到这一双儿女,他却觉得这辈子最成功的事也不过如此。

    是他和萧芷妍的女儿呢!

    萧慕瑶一口气发泄出去,逃了一天,又险些被人杀死,惊恐蔓延进骨髓,虽然表面上什么都没说,受到的影戏却不是轻易消除的。

    她软软的倒进许宗业的怀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许宗业抱着她坐到了萧芷妍身边。

    伸手将萧芷妍拢过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如此,一颗心总算是安定了下来。

    萧芷妍浑浑噩噩间,忽然想起一个人来了。

    “宗业,怎么好长时间没见到小侯爷了?”

    田牧川查到了一些有关盛阳公主的线索,出城半个多月了。

    这事许宗业知道。

    “出城了。”

    “说是打听到了盛阳乳娘的家人。”

    “乳娘临死前好像往家里捎过东西。”

    萧芷妍哦了一声,精神越来越不济,她含含糊糊的问了一句:“会和我有关吗?”

    便睡了过去。

    许宗业搂着萧芷妍,手掌一直握着她的手臂。

    刚开始还是正常的体温,却不想越来越热,到最后烫的他心口都慌了。

    还记得萧慕瑶险些被人抢走那天,她也烧成这个样子。

    神志不清,胡言乱语,醒来之后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记得。

    “妍儿——”

    “妍儿——”

    许宗业想要把人喊醒,可萧芷妍陷入昏迷之中,怎么都叫不过来。

    许宗业急了,催促管家:“快点。”

    “直接去孙楚筠的草堂。”

    马车一路颠簸,许宗业抱着萧芷妍,心急如焚。

    恨不得长出一双翅膀,带着人飞到京城去。

    马车狂奔了一个多时辰才到了草堂。

    许宗业担心了一路。

    他让许宗禾把两个孩子送回将军府,自己则抱着萧芷妍进了屋。

    “三师兄,你快点给妍儿看看,她烧的很厉害。”

    孙楚筠听说了几个人遇袭的事。

    深感自责。

    要不是他拜托萧芷妍帮他采药,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让我看看,”他急急忙忙的抓起萧芷妍的手腕,摸到了她的脉搏。

    所幸只是惊吓过度。

    身体虚弱了一些,并没有什么大碍。

    “我这就让人熬药,应该没什么事。”

    孙楚筠的医术,许宗业还是相信的。

    可萧芷妍发烧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仍然免不了担心:“真没事吗?”

    “之前也有一次,莫名其妙的烧起来,又莫名其妙的退了。”

    “现在又是这样。”

    孙楚筠反问道:“我的医术你还不信?”

    “放心吧,就是受了惊吓,很快会好的。”

    “不过以后尽量别刺激她。”

    “看她的底子,生两个孩子的时候没养好,落下了病根,以后年纪大了,很容易反复。”

    许宗业揪心道:“没什么好办法吗?”

    孙楚筠:“病症已经形成了,你见过河水倒流的吗?”

    “只能以后注意。”

    许宗业心里难过,眼里充满了担忧。

    默默的注视着萧芷妍。

    床上的女子脸白如纸,仿佛被风雨摧残过的一朵芙蓉。

    他的妍儿,从小多灾多难。

    他愿意用十年的寿命,换她以后健健康康,平安喜乐。

    萧芷妍这烧来的快,去的也快。

    一副药下去,没用一刻钟,体温就恢复如常了。

    不过人始终没醒,一直昏昏沉沉的睡着。

    许宗业始终守在她身边。

    本想进宫面圣,可萧芷妍没醒,他实在放心不下。

    昨天没能赶去山里和她会合。

    原因很简单,被皇上困在宫里了。

    一直到今天下午,他才想办法脱了身。

    又遇到大雨耽误了行程,这才导致萧芷妍陷入险境。

    救了萧芷妍后,他已经派人去寻萧敬衍的行踪了。

    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如果这次不能斩草除根,那些怀有二心,一直观望的人就永远不会死心。

    后半夜萧芷妍呼吸平稳,人看着没什么事了。

    他嘱咐好从府里过来伺候萧芷妍的嬷嬷。

    整理衣冠,准备进宫。

    许宗业一夜没睡,皇上也一夜没睡。

    听说萧敬衍出现在大山里,他哪里还睡得着。

    当年父皇过世,只有11岁的他被人赶去北疆,一路经历所少艰难险阻就不说了。

    期间高宗和萧敬衍不知道派了多少杀手,想要他悄无声息的死在北疆。

    在北疆的16年,他何曾睡过一个安稳觉。

    每天活得小心翼翼,不是担心饭菜被人下毒,就是谨防身边小人出没。

    就连走在自己的寝宫里,都会忽然冒出个杀手。

    那种心惊胆颤,谨小慎微的日子,他再也不想回去了。

    如果不是他命大,哪里还能见到京城的天空。

    他的第一个小公主,就死在出生那天晚上。

    皇后临产那天晚上,他守在皇后身边,不想有刺客忽然闯入,惊了皇后。

    导致皇后难产,只能保下一个。

    万般心痛之下,他舍弃了自己的和皇后唯一的女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久念阁 四合院里的读书人八零阿涛 表小姐要出家免费阅读 夺舍了植物人,我成了全球首富百度百科 文学之泪 轻松文学 诗词世界 文学之乐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夏至阁 我在大学食堂当大厨全文阅读 娱:我真不是大忽悠txt下载 从魔偶开始 好女难嫁格格党 我的像素领主游戏大有问题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