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孙明喜会说,郑太傅心情大好,他本来就满意粽棕,如今更是哪里都称心。

    他捋着胡子笑呵呵的说道:“改天,还请孙大人到府上做客,老夫一定好好招待孙大人。”

    孙明喜笑道:“郑太傅这就客气了,我和锦城可是二十多年的好兄弟,他家得了这么聪慧漂亮的儿媳妇,晚上做梦都能笑醒,你不说我也得多上门叨扰,直到这两个孩子成亲为止。”

    这么喜庆的日子,大家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杨二妮也是抱着给蕙贵妃拉人头的目的来的,却不想进内院后看见了郑夫人和她的儿媳妇,充满惊讶的问薛彩樱:“嫂子,这是怎么回事?”

    薛彩樱就把今天也是粽棕订婚宴的事说了。

    杨二妮惊得半晌没说出话来。

    薛彩樱解释道:“娘早就盼着粽棕早点定亲呢,这兰筠也大了,上门提亲的媒人络绎不绝,娘就担心她的宝贝孙媳妇被人抢走,我也是没办法才拖了媒人,今天一起办了。”

    薛彩樱和田氏早就说好了,事情都往田氏身上推。

    果然杨二妮听说老太太做主定的亲之后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她早就知道两家的心思,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心里不高兴,难免酸言酸语,“大嫂子也太干脆了点,这么大的事也没说一家人坐一起商量商量,就这么定了,那粽棕我和他二叔也没少教养,怎么事到临头了才知道。”

    薛彩樱陪着笑解释:“这不是为了凑个好事成双吗,昨晚才订下来的,本来想叫你和雨生过来商议,又担心雨生忙了一天辛苦,就没好打扰你们。”

    今天这么喜庆的日子,薛彩樱不想闹出什么不愉快,更何况郑家人还在这呢,如果因为杨二妮生出什么嫌隙,得不偿失。

    杨二妮也知道今天日子不一般,她心里不痛快,嘀咕了两句也就算了。

    毕竟过几天就是平阳婚期了,得罪了大房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

    就这么,这场订婚宴办的非常顺利。

    郑家父母以及郑兰筠的兄嫂都来了,唯独郑兰筠没有过来。

    一来订婚宴是父母做主,子女是没有话语权的,再者郑兰筠也不好意思,最主要的是爹娘都不许她去。

    郑兰筠留在家里照顾小侄子,心里不忿的想,明明是她的订婚宴,竟然不许她去,真是没道理。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粽棕从小门过来了,还拎了一只特别大的竹篮子。

    郑兰筠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怎么来了,手里又是什么?”

    粽棕笑着把篮子递给她,“这是我娘做的,年年说你肯定没吃东西,让我把宴会上的好东西挑些送过来,你看看还喜欢吧。”

    郑兰筠高高兴兴的接过篮子,里边都是不常见的吃食,闻着香喷喷的。

    她还没吃到嘴,小侄子受不住香味已经伸手抢了,“姑姑,吃,吃。”

    “小馋猫,”郑兰筠给小侄子分了些,回头问粽棕,“是年年让你来的?”

    粽棕点头,底气十足道:“可不是,我让她来,她还说得陪客人,她有什么好陪的。”

    郑兰筠瞪了他一眼,就知道他想不到这些。

    薛彩樱不知道粽棕出去了,还以为他在外院,让年年把他叫过来给郑夫人满杯茶。

    年年悄声道:“我二哥去郑家了。”

    薛彩樱一惊,随即又笑了起来:“这孩子。”

    她跟郑夫人解释道,“肯定是没看见兰筠,怕她吃不上,送吃的去了,人家太傅家里什么没有,也值当他送过去。”

    粽棕能想到这层,郑夫人当然高兴了,“本来兰筠也想过来,我想着这事没有女孩子出面的,就给拦下了,早知道还不如把她带过来了,省的粽棕跑一趟。”

    薛彩樱笑道:“可不是,今天又没有外人,咱们又没那么多规矩,只要一家人和和气气的,孩子高高兴兴的,也就成了。”

    屋里这边相处的十分温馨。

    外边也同样热闹。

    今天这场宴会,一来是给元宵庆祝,再者给粽棕定亲。

    双喜临门的大好事。

    因为元宵是自家人,郑太傅和他儿子孙子都是女方的亲人,赵家自然要敬着些。

    再加郑太傅年纪大了,是长辈,又是朝廷里的老臣,赵雪窝对着又比常人真诚些。

    本来都是平常事,可看在薛大岳眼里却没那么高兴。

    他是个乡下人,没身份没地位,还要仰仗赵家才能生存。

    如今粽棕得了这么好一桩亲事,他也真心祝福粽棕,可这就显着元宵和水笙冷清了。

    水笙只有他这个父亲,最风光的时候也就是侯府的管家,上不了台面。

    在赵家人面前,他和太傅应该同等身份,可他连和郑太傅喝杯酒的勇气都没有。

    又想到以后郑兰筠有娘家帮衬,可她的水笙只能孤身一人,无依无靠,这颗心啊,仿佛被什么狠狠攥紧了似得,怎么都不是滋味。

    也不知道当年水笙的爹娘为什么要丢弃她,没准不是故意的。

    他应该帮水笙找到她的亲生父母,万一他哪天走了,水笙也会有个依靠,不至于被郑家彻底比下去。

    如今侯爷和夫人是喜欢水笙,自然不会让她受委屈,可时间久了呢……

    就连雨生都纳了小妾,元宵可是三元及第,那宫里的娘娘早就惦记了,真能一直守着水笙过下去?

    再者侯爷和夫人总有年纪大了那天,遇到什么事粽棕有妻族商量,水笙却只能依靠自己。

    薛大岳越想越难过,越想越觉得自己应该帮水笙找到亲生父母。

    酒宴进行到一半,薛大岳端着酒壶出去了,他找了个角落坐下来一边自斟自饮,一边琢磨水笙的事。

    今天的主角是元宵和粽棕。

    当然了,无论什么时候元宵都是备受瞩目,得到赞誉最多的那个。

    今天也不例外。

    大家把人从头到脚夸了一顿,然后才转移到粽棕身上。

    虽然今天订婚了,可他还没参加科举,以后必须加倍努力才行。

    不过粽棕不在场,这些人也就过过嘴瘾。

    赵雪窝没看见粽棕,找人一问才听说人去郑家了,猜想他肯定去找郑兰筠了,心里还算宽慰,知道哄媳妇就成。

    注意到薛大岳出门了,提醒元宵:“去看看你薛舅舅。”

    元宵答应着出了门,找了好一会儿才看见薛大岳坐在青石台上喝闷酒,挨着他坐下道:“舅舅怎么出来了?”

    薛大岳没说话,元宵想了想,认真道:“舅舅身体比前几天好多了,爹说已经选了几个好日子,就等舅舅做主定一个了,我和水笙以后还要靠着您。”

    薛大岳叹了口气:“能靠着我什么啊,不像郑家,家大业大,能帮上粽棕,我这个样子还要拖累你们,水笙可怜……”

    元宵安慰道:“各人有个人的命,谁也不用羡慕谁,我和水笙两情相悦,会互相照顾对方,您就放心吧,我保证一辈子对她好,像我爹娘一样,幸幸福福的过一辈子。”

    元宵这话薛大岳信,可心里还是不踏实。

    他犹豫了几次,想把水笙的身世告诉元宵。

    让他帮忙寻找水笙的亲生父母。

    可话到嘴边总也开不了口。

    最后只能叹了口气,“希望你能记住今天的话,水笙她是个好姑娘,盼你能对得起她。”

    元宵中了状元,上门庆贺的人员很多,有赵家的亲戚,也有朝中大臣,还有元宵的同窗好友。

    朝中各位皇子因着赵雪窝的关系也都在蠢蠢欲动。

    明着庆贺元宵中状元不合适,三皇子借着雨生的关系亲自到了侯府,和赵雪窝打了招呼。

    大皇子干脆找了周衍辰,跟他一起来了侯府。

    七皇子找不到借口,不过他和粽棕关系好,听说粽棕订婚亲自过来庆祝也无可厚非。

    他一个人来不行,还带上了安乐公主。

    安乐公主早就到了出嫁的年纪,为了避嫌这两年很少见外男了。

    可今天,她也是豁出去了。

    当然了,她也给自己找了个合适的借口。

    郑太傅是皇上的恩师,太傅在大周朝位列三公,却没有实权,这几年一直帮着皇上管教皇子公主。

    安乐公主就是以请教郑太傅为借口来的侯府。

    听说郑太傅的孙女定亲,还送了一份贺礼。

    郑太傅谢过之后,她才去办自己的事情。

    以前元宵隐隐约约的就知道安乐公主的心思,不过他一心读书,没细想过这事。

    今天倒是多想了一些,可人家公主没明示,他也不好做什么。

    薛彩樱看出儿子的心思,把人单独叫到一旁道:“这件事吧,还得你自己处理,安乐公主是皇家的公主,身份尊贵,咱们得罪不起,但也不能委屈求全,尤其你和水笙的婚期近了,千万不能委屈了她。

    等一会你找个时间和安乐公主说清楚,最好能让她想明白,但也不要伤了她的颜面。”

    元宵表示知道了。

    安乐公主本来就在找机会和元宵接近,元宵主动找到她,她当然高兴了。

    她本来长得美,虽然和水笙没法比,但笑起来又娇又俏,比水笙多了几分灵动。

    此刻眼睛亮晶晶的,带了三分羞涩,“你找我有事吗?我今天来可不是为了你,郑太傅的小孙女定亲,我作为他的学生,怎么也得尽一份心意。”

    公主这话说的就很有立场,进可攻退可守,元宵反倒没法开口了。

    总不能上来就说公主你不能喜欢我,我心有所属,那公主还不得给他扣个侮辱皇家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