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巧仙微微抬头,看向陈安,她看到陈安的嘴唇有些发白,眉头微微皱起,身子也在打着颤。

    “你...”

    她张了张嘴,眸子微微一怔,想说些什么,又不知何处开口。

    太奇怪了。

    她本感觉,陈安这个人已经很奇怪了,像是两个人一样。

    而在这种诡异的故事世界中,未知的诡异...怪物,本就足够危险。

    可...

    她咽了口吐沫。

    陈安有的时候,让她感觉更危险。

    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明明这个男人那么普通,这一路走来除了头脑灵光些,也没什么其他的特点。

    陈安看向阴巧仙,他抓着树干的手微微用力。同时深吸了口气,道:“我不知道。”

    “我只是...”

    陈安看着阴巧仙那不高的身子,脑海中猛地窜过几个念头。

    【薛齐松】

    【薛月儿】

    【薛巧仙】

    【小太阳】

    【阴巧仙】

    太诡异了!

    像是阴巧仙看陈安感到危险一样,陈安在这个时候同样看她危险。

    “故事世界中的一切,似乎都与这个女孩有关...可她真的是玩家啊,那为什么会这样”

    陈安咽了口吐沫。

    不。

    他心中忽然一颤。

    这世界上没有莫名其妙出现的危险感,一定有原因存在的。

    那…原因,在哪

    忽然,陈安一愣,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规则...去哪了”

    自从离开神庙后,这个世界仿佛与规则无缘,按理说,从村子那里开始,就该存在一定的“规则”才对。

    毕竟这是“规则类怪谈游戏”啊!

    对未知的恐惧,不知所措的迷茫,忽然包围了他。

    陈安怔怔的看向不远处,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而那东西,令他汗毛竖起。

    他咽了口吐沫,扒开些许灌木,借助黑暗的光线,努力分辨着那东西的模样。

    这两个东西的轮廓,有些眼熟...

    陈安在树荫的黑暗与模糊中,看到其中一人的身材凹凸有致,还看到了她身上的一抹深紫色。

    “王紫嫣”一个念头出现在陈安的脑海中。

    如果真的是王紫嫣,那另一个人,会不会也是“玩家”

    陈安努力分辨着,发现那人像是憨厚老实中年人的轮廓,微微发福的模样。

    他深吸口气,强忍着心脏的颤栗,对阴巧仙说了他的发现。

    阴巧仙闻言后,不禁一愣,她同样难以置信。

    她的眸子微微闪烁,随后她开口道:“我去引开他们,你去山洞吧。”

    陈安心中一惊,阴巧仙主动提出了这么危险的决定

    但...

    陈安望了望手中的烛火。

    灯油已经所剩无几...能不能再坚持十几分钟都是个问题。

    “好。”

    陈安点了点头。

    没有别的选择了。

    阴巧仙轻声开口:

    “三...”

    “二...”

    “一...”

    话音刚落,她便是猛地蹿了出去,出现在了那两人的身前。

    与此同时,就在那两人走出阴影的时候,陈安彻底可以确认,这两个人就是王紫嫣与憨厚老实的中年人!

    同时,随着阴巧仙朝着西方跑去,那憨厚老实的中年人也追了上去。

    还有一个没走!

    陈安微微低头,屏住呼吸,视线看到了自己的手腕。

    绿色的丝巾。

    略微回忆,那两个人的手上也带着绿色的丝巾,耳朵同样在脸颊两侧。

    都没有问题啊...

    “不过...现在阴巧仙不在这里了。”

    陈安的目光有些飘忽不定。

    他的心中似乎在做着什么艰难的抉择。

    半响后,他有些无力的靠在树干上,身子缓缓顺着树干滑了下去,又撑着双腿,尽量不发出声音的,坐在了地上。

    “唉...”

    “之前多少次危机,我也没想着你。”

    “我本以为,我已经可以把你忘了。”

    陈安的心中喃喃自语,他握紧了拳头,用力朝着空气挥动了一下。

    紧接着,另一只手抓住头发,面庞忽然间扭曲而狰狞!

    “为什么...我还是会想起你”

    陈安长叹口气。

    “我还是不想死。”

    他本以为,自己经历这么多恐惧,死了也就死了,摆烂了吧。

    可事到临头,内心却仍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他。

    ...

    常人有人说,如果你不知道活着的意义,那就不如想想自己为什么不去死。

    许多东西,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身体出了问题,才知道健康的重要性。

    临死了...才发现生命的可贵。

    “我还想继续写我的小说啊,哪怕扑街了这么多年。”

    “我也想看看,现实中,每天早晨真实的阳光。街上煎饼果子的味道,上班人群的喧哗,一个个人的故事...”

    陈安在现实中,是一名恐怖悬疑类的网络小说作家的。

    他眯了眯眼。

    “你说得对,我一直在逃避。”

    薛齐松。

    当陈安和阴巧仙还在地下的时候,阴巧仙曾对薛齐松说“你还是要选择...继续当个懦夫”。

    这句话,本是触动薛齐松的。

    可,却同样触动了陈安。

    或许是因为那此时此景如此相似。

    那一直被陈安封印着的,遗忘了的,内心深处的另一个自己,在那一刻,苏醒了。

    “喂...别睡了。”陈安心中说着。

    “醒醒...醒醒...”

    忽然,他的脑海中,仿佛出现了另一个自己,陈安似乎站在虚无之中,在一片黑暗之中,眼前出现了另一个自己。

    一个容貌与陈安完全一致,面容却显得冷峻与邪魅的男人。

    “你妥协了。”

    那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他的嘴角微微勾起。

    “我如果不喊你,你是不是就真不出来了”

    陈安耸了耸肩,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不纠结了。

    没必要了。

    “噢,亲爱的安,我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会选择继续当一个懦夫。”

    那和陈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讥讽着。

    陈安的拳头缓缓握紧,他的眸中布满了红血丝。

    他声音嘶哑道:“我没得选了,陈生,告诉我,我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醒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如果不是出了意外,你不会这么轻易将身体还给我的。”

    陈安的声音低沉,语气颤栗,仿佛在努力的压抑着复杂的心情。

    “是啊,亲爱的安。”陈生的眼神轻蔑,他们明明是对视,可那姿态却似是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陈安一般。

    “这一次,是你自己的生命了,你自然不会当懦夫,哈哈哈哈,我本以为,你只是一头愚蠢的骡子,真的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在乎。”

    “现在看来,你只是单纯的自私啊。”

    陈生狞笑着:“当初呢当初你怎么不这么选”

    陈安的情绪忽然变得暴躁,他的眸中满是怒意。

    “别说了,陈生,闭嘴!”他低吼道。

    “我偏要说。”陈生的嘴角上扬,他指着陈安,眉头一挑,道:“你不是想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来求我啊”

    “想活着,就来求我啊!”陈生的语气忽然暴躁了起来。

    “你他妈求我啊!你当初做了什么!你现在知道了你现在知道当初的她是什么感受了”

    “啊!”

    “你他妈说话啊!”

章节目录

这个明星疑是精神病最新章节 我跟你姐离婚了,你还不走?最新章节 剑灵她不想努力了免费阅读 神诡世界,我有特殊悟性免费阅读 东篱文学 书海之心 红楼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乐趣阅读 春风文学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一片雪饼 相知阁 我的替身很多最新章节 俺寻思这挺合理的免费阅读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李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