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

    陈安的脸庞刷的一下白了,他的瞳孔骤然收缩,那被埋藏在记忆中的恐惧被瞬间激活。

    恍然间,他想起了茅草屋前,那男怪物身上的啃食痕迹,那残破不堪的面庞,那漆黑的阴影中,潜藏着的一对对通红瞳孔!

    “快关门!”

    就在这时,阴巧仙忽然大喊道。

    在众人的眼前,刘能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忽然间膨胀了起来...

    随着吞咽般的鼓起,刘能那挂着诡异笑容的嘴巴忽而张的老大,深红色的口腔中,一抹白色缓缓浮现。

    那是一只,瞳孔通红的兔子。

    有着极度拟人化面庞的兔子。

    长着猿猴脸的兔子!

    兔子带着同样诡异的笑容,带着扭曲而惊悚的面庞,从刘能的喉咙里爬了出来!

    这诡异的兔子只有巴掌大小,却像是个丑陋的侏儒,他在爬出的过程中越来越拟人化,猿猴般的脸上布满了褶皱与白色的绒毛,一对布满油污的兔耳朵耷拉着,嘴角尖利的牙齿闪烁着寒芒。

    “嘶!”

    它尖利的声响刺激的陈安耳朵生疼,这一刻,周围的“吱吱”声越来越密集,紧凑!

    陈安听到了脚步声,像是无数的兔子踩在荒草上,朝着庙堂的方向奔驰的声响!

    砰!

    破木门被几人合力关上,灰尘从缝隙间喷涌,整个庙堂里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尘。

    气氛...有些沉寂。

    那哭泣的女人抱着双肩,瑟瑟发抖,她缩在角落里,哽咽着。

    疤哥,握紧了拳头,眸中满是愠怒与恐惧。

    阴巧仙的神情冷淡,她叹了口气,道:

    “节哀顺变,这就是故事世界。残酷,毫无人性。”

    王紫嫣,也就是那紫皮衣女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她道:“我...我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那憨厚老实的中年人也叹了口气,拍了拍王紫嫣的背,道:“这不怪你,是大伙儿一起同意小刘出去的。”

    “你的意思是这是我们的问题”疤哥忽然怒道。

    “别吵了,别吵了...呜呜呜,我们...我们还能活着离开这里么”

    ...

    周围的躁动,让陈安惊恐的内心,有些烦躁。

    他缓缓抬头,看向这土地爷的塑像,努力的寻找着思绪。

    随后,他了眼阴巧仙,发现这小姑娘的脸色也有些泛白,神情低落,容貌带着些许恐惧。

    嘿,说到底还是个小女孩不是

    陈安摇了摇头。

    人类,是万物之灵,这最值得称赞与坚强的品质,或许便是适应能力了。

    短短的时间内,陈安的心灵犹如坐了一辆通往地狱的恐怖列车,在天堂与深渊中来回游荡。

    他看着这土地爷的塑像,忽然感觉有些愤怒。

    就像是,这阴暗的苍穹之上,有着一对笼罩着整个故事世界的眼睛,在暗中注视着他们,嘲笑着,玩弄着他们。

    “规则...”

    陈安的心中忽然又一次想起了这件事情...

    他从一开始,苏醒后,所依靠的,让他没有被怪物蛊惑,让他分辨出了何为“真实”的源头...

    遵守规则。

    忽然,陈安一愣,他感到背后一股凉意窜过,直直的冲向大脑,思绪,在这顷刻间,变得清晰!

    “会不会,我们一开始就想错了”

    陈安猛地惊醒。

    “这个游戏的名字,是规则类怪谈游戏,规则,自然是贯彻全局的啊!”

    他掏出手机,迅速划过关于这次故事的一条条规则。

    向导规则...庙堂规则...

    忽然,陈安注意到了一条规则,一条之前被他所忽视的规则...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缕苦笑。

    摇了摇头,他自言自语道:“原来...破局的方法,在一开始,就告诉我们了啊。”

    陈安看向阴巧仙,他示意小姑娘过来,随后半蹲下身子,在阴巧仙的耳旁轻声低语。

    听着听着,阴巧仙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她嫩生生的道:“你也不傻嘛...这才是正解!”

    陈安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咳嗽两声,对着众人道:

    “大伙儿,我想...我找到破局的方法了...”

    这一句话,就像是扔进平静水潭的石头,涟漪的波纹在小小的庙堂之中缓缓扩散。

    那哭泣的女人,停止了哭泣,抬起了头,瞪着通红的眼睛看向陈安。

    疤哥,身子微微一颤,散乱如海草般的头发下,锐利的眸子看向陈安。

    王紫嫣,憨厚老实的中年人,也皆是靠了过来。

    “什么办法”疤哥问道。

    陈安笑了笑,道:“请原谅我不能直接说,但是,我们只需要做一个游戏,一个谁都玩过的游戏。”

    “谁是卧底。”

    庙堂间,寂静的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陈安继续说话。

    陈安掏出手机,晃了晃,道:“咱们的游戏手机中,都有着写字板功能,我们只需要用这个,做一个谁是卧底的游戏。”

    “但在这之前,我需要恳请大家,对于我的绝对信任。”

    “你们可以怀疑我是怪物,但如果在此刻信任我,在游戏结束后,我会将逻辑说明,大家也可以自己做是否值得信任的决定。”

    “毕竟,一个用写字板玩的,谁是卧底,是安全的。”

    陈安的头发也因为奔波有些散乱,他的脸上脏兮兮的,身上也沾染着已经干涸的血迹。

    可他的眼睛是亮的,是充满了希望的。

    “我赞同。”

    “有办法就试试好了。”

    “至少是安全的。”

    “我相信你。”

    众人说道。

    刘能的死,却无人再提。

    活着的人,总要想办法活下去,死去的人,也就死去了。

    ...

    “第一题,请问,人有几个眼睛”

    陈安道:“请各位在手机记事本上,写上自己的答案,但是,请不要让其他人看到。”

    很快,陈安一个个看过众人所写。

    答案自然而然的是“两个”。

    他点了点头,道:“第二题,人有几个鼻子,在哪里”

    这一次的答案也很是寻常。

    “一个,在脸的正中央。”

    每个人的答案都大同小异,不过是描述方法有些不同。

    这个时候,周围的气氛显得有些诡异和平静了。

    阴巧仙默默地看着陈安,其他人也有些一头雾水。

    不过,阴巧仙的嘴角却缓缓勾起一个弧度。

    她已经明白,陈安想表达的含义了。

章节目录

我跑路后封少黑化了 慕暖书屋 诸天:从暴风赤红开始不做人了免费阅读 忘兮文学网 逼我重生是吧免费阅读 花园小说 文学之声 书香之家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灵感小说 时间循环:开局就被六扇门抓捕愉悦与愉快 我有一个废土世界免费阅读 从1979年开始我在时代大潮里最新章节 我的诡异人生最新章节 博凡文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