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看着其他人,他忽然分不清楚自己脑海中的思绪了,如果所谓的“第七个人”原本就不存在,那,难道真的是自己等人数错了

    不,不...

    恐惧感,从心底最细微的角落,缓缓绕上心头...如果,如果连自己的记忆都无法相信...

    陈安猛地惊醒,他咬了咬舌尖,以剧痛让自己从这种状态中脱离出来。

    “第七个人一定存在,并且他具有混淆我们思想的能力...”

    陈安用力的吸着凉气,他低着脑袋,缓缓环顾四周,这些人神情各异,脸上却无一例外,都写满了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

    “或者说,一开始的玩家中,就有怪物假扮的...”

    不

    不对

    陈安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我们抛开现实不谈,假如,是说假如,有一个玩家,名为x,那么长着他的容貌怪物被称之为x与x2...

    而..x死了,x或x2的某一人,在x死后,取代了他...来到了这里...

    而杀死x的怪物,一定不会是x,或是x2。

    如果存在一种可能性,这个x或x2知晓了杀死x的怪物是谁...

    陈安越想越害怕,他偷瞄着这些人,他们每一个人在陈安眼中,都有可能是那假扮成人的“怪物”!

    想到这里,陈安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刘能,这个平凡的上班族,他在来到庙堂后的一举一动,都完完全全的代表着他不具有独身一人杀死两个怪物的能力。

    懦弱,无能,像是个怂包。

    不...不对,越是这种人,在经历社会的压迫后,越可能存在着恐怖扭曲的心理,在道德伦理都被解放的游戏世界,干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疤哥呢他是刚刚提出建议的...但也可能是知道,这个建议根本没用,所以借此提出,来混淆其他人的精神,也对应着怪物具有“精神混淆”的能力...

    但这个人的行为举止,完全不像是怪物伪装的。

    咀嚼叶子,说明存在抽烟或吃槟榔的习惯,也符合之前的身份猜测,或许曾经是雇佣兵,刀尖舔血的。

    哭泣女人...紫皮衣女...憨厚老实的和事儿佬...

    陈安一个个看过去,觉得他们每个人都有嫌疑,又没有!

    甚至于...

    阴巧仙...

    她,会不会是那个怪物

    等等...

    另一个遇到阴巧仙的是疤哥,他口中的阴巧仙模样的怪物应该死了才对。

    这是疤哥刚来的时候说的。

    忽然陈安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悖论,不论怎么推演,除非玩家中有人撒谎。

    不然这个理论都无法实施!

    但有人撒谎是为了证明另一个人的诡异。

    可玩家撒谎又证明玩家自身的诡异。

    乱了,全都乱了!

    ...

    ...

    “你们到底谁是怪物啊...你们就说吧,说吧,大不了打一架啊!”

    那哭泣的女人忽然瞪大了通红的眼睛,披头散发的咧着嘴,表情扭曲又狰狞的嘶吼着。

    随后,她又无力的蹲了下去,双手抱着头,抽泣着

    哭声,风吹过瓦片的隆隆声,人们沉重的呼吸声,在此刻奏响了一曲黑暗交响乐。

    环境和氛围越来越压抑,像是一个恶魔张开了血盆大口,再阴影中狞笑着准备吞吃众人的灵魂。

    “别特么哭了,都想想有什么办法啊。”那疤哥有些着急了,他骂了那女人一嘴,散乱如海草的头发下,乌黑的浓眉下,一对眼睛不断的打量着其他人。

    “大伙儿...我们...你们...能找到方法的...对么”

    刘能气若游丝,他怯生生的问道。

    另一边,那紫皮衣女踹了刘能一脚,骂道:“老娘看你这样儿就来气,大男人别跟这儿怂不垃圾的,不如我个女人。”

    “要我说,现在一个个都滚出去,手中不拿着能抵抗侵蚀的红色物品,其他人观察情况,谁没有被侵蚀的迹象,那谁就是,怪物!”

    紫皮衣女歪了歪嘴,冷笑道:“我这方法不错吧。”

    听到这里,陈安不禁多看了这女人一眼。

    这确实...是个方法。

    但问题是,和陈安想的一样,在她提出方法后,场面再次陷入了沉默。

    被侵蚀,会迷失,会变的不再是自己,结果和死了没区别。

    让玩家放弃以红抵抗,踏出庙堂...去主动迎接侵蚀。

    这简直是玩命儿。

    太危险了。

    再说了,这里的谁都不认识谁...

    许多夫妻的信任都能在危急关头分崩离析,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这种陌生人呢

    谁敢真的将自己的性命,交给陌生人交给诡异的未知

    陈安摇了摇头。

    没有人会回应的。

    “你的名字是什么”

    一片哭泣与嘈杂外的寂静之中,一个有气无力的男音忽然响起。

    陈安惊讶的看去,说话的人居然是刘能,那个平凡的上班族。

    “王紫嫣。”紫皮衣女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道:“你赞同我的方法”

    刘能红着眼点了点头,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摘下眼镜擦了擦眼泪,哽咽着:“恩,我...我愿意去试一试...但是....如果我出了意外,如果,如果你们之中有人能活下来,请为我女儿带一句话。”

    “她在北中市,在杨树庄幼儿园上学,她叫刘娟娟。”

    刘能看着众人,哭丧着脸。

    “她很可爱,小小的个子,喜欢扎着双马尾...脸蛋圆圆的...”

    陈安看着刘能,他不理解,这个懦弱的男人怎么会是这个时候第一个站出来的。

    像是知道陈安在想什么一样,刘能看了眼陈安,苦笑道:“我老刘一辈子就是个工人,所幸娶了个贤惠的妻,她啊要是知道我没了,不知道得多伤心...家里女儿也在等我回家...”

    “我啊,没什么本事,平常工作早六晚九的,也顾不上陪家人,娟娟总是抱怨,说爸爸不爱她...”

    “厂子里老板压榨我,我也知道,我窝囊了一辈子了,也就罢了,我不能丢了工作,我没办法。”

    “但这个时候,既然这种方法可行...”

    刘能带上了眼镜,胡子拉碴的脸上,双眼缓缓看向庙堂的那扇涂了红漆的破旧木门。

    “希望诸位...能在我被侵蚀前,拉我回来。”

    谁也不知道,被侵蚀到迷失的边缘时...会发生什么。

    会不会吸引怪物

    还是有什么异变

    如果发生了意外,其他人第一时间想的,一定是自保。

    “如果我出了意外,有幸活下来的人,如果可以,请替我告诉娟娟,爸爸爱他,一直都很爱。”

    说完,刘能便是将兜里的深红色绣球扔在了地上。

    “刘哥,我敬你是条汉子!”

    忽然,那疤哥擤了下鼻子,擦了擦泛红的眼睛,拍了拍刘能的肩。

    这壮汉沉声道:“如果你要被侵蚀,我老疤拼了命也会救你回来。”

    “谁拦着,我先杀谁。”

    他语气低沉,目露凶芒,看向众人。

    “刘哥,放心,不会有事儿的。”

    陈安也安慰道。

    “你确定没问题后,我第二个去证明自己。”王紫嫣,也就是那紫皮衣女也是说道。

    “我第三个。”那憨厚老实的中年人点了点头。

    ...

    ...

    半响后,在众人的目视下,刘能颤颤巍巍的推开了那扇破旧木门。

    这一刻,门外阴冷的山风呼啸而来,席卷着众人的肌肤,卷走了那刚刚攒起的暖意。

    两团烛火,被吹的摇摇欲坠。

    刘能回头望了眼众人,露出个微笑。

    随后,大步踏出了庙堂。

    紧接着,静悄悄的走出了山神庙的院子。

    站在了,庙外。

    冷风还在刮着,冷意在积攒,又在烛火的温暖下被驱散...

    陈安的眼睛一眨不眨,他和其他人一样,悄无声息的在庙堂内,看着刘能的背影。

    时间,无声无息的缓缓流逝...

    一秒,两秒...

    十秒,十五秒...

    众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一丝杂音。

    生怕打扰到了门外的人儿。

    半分钟过去了...

    刘能的背影,在寒风中一动不动。

    周围的树干在月光的照射下,映出阴影,印在地面上,爬到刘能的肩上,周围的荒草随风飘荡,在光与影的照耀下,刘能像是一尊守山的雕像。

    一分钟了。

    陈安默默瞄了一眼手机。

    一分钟,是陈安之前测试的临界点。

    也是在被侵蚀边缘的极限时间!

    忽然。

    刘能转过了身。

    他的面容本是颓废的,眼睛是无神的。

    可...

    这一刻,

    刘能转身之后的面庞上。

    带着森然的笑意。

    他的眼睛瞪得滚圆,微微凸起。

    嘴巴的两侧几乎要咧到耳根,一口参差不齐的淡黄色牙齿上下都露出了粉红色的牙龈!

    “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明:史上最狠暴君起点中文网 後來文学网 繁城阁 大秦:我竟然是秦始皇长子全文阅读 山人自有妙计百度百科 书海之心 红楼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乐趣阅读 梦幻之境 偷偷修炼到仙帝被万界视频曝光 大明话事人免费阅读 智人起点 将军被我骗了心以后 仙人只想下班堪梦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