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天的时间里,林夕一直在跟叶冰冰发信息,群里的其余几名成员也察觉到了叶冰冰的异常,这几天也总是在@她,但杳无音信。

    因为群成员之间无法互相私聊,因此徐欢欢,阿花花跟林镀锡三人就知道私聊林夕说这件事情。

    林夕是个例外,她可以联系群里面的任何一个成员,但私聊叶冰冰,但几天下去,一个回复也无。

    她已经跟林镀锡说了方千千跟张强今天庭审的事情,林镀锡今天什么也没有去干,就在他前几日跟何欣,以及那天遇到狼群时跟他背靠背的兄弟苏明涛离开队伍后创建的基地里等待结果。

    他拿着一块布,专心致志地擦着枪,何欣跟苏明涛去巡逻了一遍仓库,而后走到他身后的椅子上坐下,他们到此刻依旧回不过神来。林镀锡到底是去哪里找到的那么多米面矿泉水的呢?他们心里好奇,但把仓库里的存货都翻遍了,也没有找到包装上的半点端倪。

    林镀锡知道他们的好奇,没有解释,一个是信任他们的人品,第二个就不得不感慨聊天群的强大,那么多的东西,林夕投送过来时,所有包装上的文字全都变得空白了。

    眼看就到中午,何欣起身去做饭,苏明涛也跟着走了。林镀锡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下来,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原地。

    林夕到法院门口,李玉成在边上站着,他今天没有穿制服,穿着一身黑色的羽绒服,手插在羽绒服的兜里,正侧对着门口在打电话。

    林夕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在李玉成的手上,他有一双很好看的手,修长纤细。林夕有点手控,看到手好看的人,总是会不自觉地去看几眼。

    李玉成已经看到了她,伸出另外一只手朝她挥了挥,很快便挂断电话朝她走了来:“走吧,庭审马上开始了。”

    “好。”林夕跟在李玉成的身后朝着法庭里面走去,这一路上,两人并没有过多沟通。

    李玉成今年二十七岁,华夏公安大学毕业的,毕业后就直接留在了京市的刑侦队。据李盈讲,他现在已经成为刑侦小组的组长了,前途无量。

    李盈曾撮合过他们,但两人短暂见的几次面并没有多少话题聊,连联系方式都是上一次林夕替林镀锡报警过后才互相留下的。

    这起案件在庭审十六厅举行,李玉成带着林夕从后门进去,此刻庭审厅里已经来了很多人了,有受害者的亲属,也有加害者的亲人。他们泾渭分明分坐两边,偶尔对视,眼神厮杀。

    林夕在左侧最前排看到了于晓萌的身影,她今日传了一身黑色,只是在右手的手腕上,戴了一根白色的布,在她的边上,是同样打扮的院长妈妈,两人神色平静,眼神悲伤。林夕拿起手机,给她们拍了个照片。

    于晓萌的暗恋,林夕没有告诉林镀锡,因为无论林镀锡知不知道与于晓萌的情感,往后余生,他们都不会再有联系了,说了对于也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

    除了她们外,现场还来了不少记者。

    十点半,法官以及公检法机关的人陆续进场。两位被告穿着厚重的衣服,手上戴着手铐,脚上带着脚链被带了进来。庭审书记员宣读考场纪律,公诉人起身陈诉案件详情,对被告张强、方千千依法提起公诉。

    庭审现场静悄悄的,没有人说什么话,只有坐在右边的方千千父母和张强父母看着台下的子女心疼得差点哭出声来。

    庭审有条不紊地进行,终于到了被告人最后的陈诉环节。

    最先开口的是方千千:“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我是方千千,在这最后的陈诉阶段,我首先对林镀锡的亲人朋友,表示真诚的歉意。”

    “由于我的虚荣心、嫌贫爱富,在跟林镀锡交往期间,跟张强没有把握住交友界限,跨越了道德的基准线。并且因为这件事情,导致了林镀锡悲剧的发生。”

    “在这段期间,我无比的痛苦、恐惧,也无数次想要朝警方报警。但张强威胁我,我如果报警,他就杀掉我全家。我实在是害怕。在这过去的一年时间里,我每次给认识的人发报平安的信息时,张强都在我身边监督、观看,我没有半点可以做手脚的地方。”

    方千千絮絮叨叨,眼泪随着话语往下流,但字里行间的意思,是这件事情,完全是张强主导的,她是被逼无奈的。她就像是一朵白莲花一样的纯洁、柔弱。

    她被拘留至今已经大半个月,此刻的她跟林夕初次见她时十分不一样。没有了化妆手法的加持,原本清纯无比的五官变得好像也变得寡淡了起来。

    观审席上的人听了她的话,开始小声议论,方千千的父母对着张强的父母怒目而视。张强的父母面对这样的话语,脸色都没有变一下。

    张强就在方千千的边上,听到她的话,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来。

    方千千的法庭陈诉还在继续,她哭得梨花带雨,带最后,甚至差点哭得昏厥过去。张强脸上的讽刺越来越浓。她的陈诉词完了,轮到张强了,方千千看着张强,大大的眼神里满是哀求,张强被她的眼神一晃,心神有些不稳,他立马转头,不在看她。

    方千千看张强这样,心底对张强越发看不起。男人这种东西,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罢了。

    说了跟方千千一样的开篇词语以后,张强开始对案件做出描述:

    “我跟林镀锡是同班同学,我们的宿舍也离得不远。在我们大三之前,感情都是不错的,这一点,法官们可以跟我的舍友、林镀锡的舍友进行核实。”

    “我对方千千有点意思,但漂亮美女,哪个男人心里没有点想头呢。在大三的第二个学期,大部分同学都出去实习以后,方千千加了我的微信,她不知道从哪知道了我有个亲戚开了一家公众号。就请我帮忙推荐她去实习,我那亲戚的公众号正要人,我就推了。因为这个,我们聊天的时候就多了起来。”

    “有一次我班里一男生请客喝酒,方千千也在,我们那晚上都喝了不少,酒后乱性,我跟方千千发生了关系,因为这件事,我对方千千进行了猛烈追求。毕竟天鹅肉那么好吃,只吃一次怎么够?在追求她的这段时间里,我总共为她花了十二万,这些钱基本上是用来旅游和购物了。”

    “我们的事情被林镀锡发现的那一晚,我本来没想开车撞林镀锡的。是方千千在我边上说林镀锡肯定不会放过我,他光脚不怕穿鞋的,等她报复,我们都不会好过。”

    “在她的反复诱惑之下,我才开车撞林镀锡的。那时候林镀锡还没咽气,我的意思是就此跑路,也是方千千说,等林镀锡起来,后患无穷。我才开车继续碾压的,之后无论是把林镀锡抛尸冀省,还是冒充林镀锡给他的朋友发平安短信,都是方千千去提议、实施的。”

    张强说着说着,转头看向方千千,方千千的脸上满是惊愕、无措,本来就没有寡淡的脸上更是一片煞白:“张强,你胡说什么?”

    张强没搭理她,而是看向自己的辩护律师:“这些,我都有证据。”

    张强的话一出,庭审现场议论声乍起。方千千更是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只觉得一片空白。张强的辩护律师在这个时候,站起来,将早就准备好的证据递交给审判长。

    方千千的身形晃了一下,被身边的法警支住。

    这一波狗咬狗的内容实在是太过精彩,林夕看着审判庭里的张强跟方千千,恨不得他们再攀咬得厉害一点。

    在林夕看来,无论是张强还是方千千,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因为新的证据递交,审判长宣布暂时休庭。大家从庭审厅出来,林夕问李玉成:“成哥,你们在查张强跟方千千的时候,张强没有拿这份行车记录仪出来吗?”

    李玉成摇头:“没有,在方千千坦白以后,张强也很干脆利落的认了罪。”

    证据充分,罪犯也认了罪,警方那边就结了案子,递交到了公检法机关。谁能想到张强还有这样一份证据呢?

    这份证据一出,鉴定结果要是没有后期制作的证据,那么整个案子主犯从犯位置可就要调个儿了。

    根据公安机关之前的调查,张强无疑是制造了整个案件的主犯,方千千是从犯。这份证据出现,张强就是从犯,方千千就是主犯了。

    纵然都是犯罪,但主犯跟从犯,所判刑的标准可是有些区别的。

    下一次庭审在下午,林夕跟李玉成也没打算走,两人在附近的湘菜馆吃了个饭。

    在吃饭期间,林夕跟李玉成聊天的内容多了起来。吃饭结束在外等待开庭的时间里,李玉成接到了熟人的电话。

    “我检查机关的朋友说,张强本来是想要把罪行扛下来的,毕竟他开车撞人、碾人、以及事后逃逸,罪行都很大,逃脱不掉一个死字。”

    “他爱方千千,他希望给方千千一个活的机会。但是他的父母没有放弃,在他们调查方千千的时候,意外发现了方千千出轨的事情。”

    出轨只有0次和无数次,这句话放在方千千上也无比的适用。

    高中之前,她的父母对她的看管很严格。一直到她高中毕业,她无论是去哪里,都是她的父母车接车送的。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生活中,她连一个男性都不能接触,更妄论恋爱。

    上大学后,方千千被压抑了多年的天性得到了释放,她开始谈起了恋爱。在跟林镀锡谈恋爱之前,她的男朋友是校外社会上的大哥。

    她享受了一把当□□大嫂的瘾以后,就干脆利落地踹了人家,正好外面社会上的大哥身边也不缺女人,分手了就分手了,人家也没有多纠缠什么。

    满足了自己以前无法得到的刺激恋情后,方千千的目标放在了林镀锡的身上。林镀锡绝对符合方千千心目中的清贫校草的人设,于是她对林镀锡做了严格的背调,然后通过一个喜欢她的人的后门,进了学生会。

    之后便对林镀锡进行了猛烈地追求,最终把林镀锡这棵高岭之花拉下神坛。而后。但好了几年,她深感林镀锡的贫穷,她想要钱。于是家里本来就有点小钱,还即将拆迁两套房子的张强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