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林夕正在上班,她听到这句话后,从店里走到休息间。

    李玉城的话更加清晰了一些:“去年,在张强开车把你朋友开车撞死以后,为了掩盖罪行,他们连夜把林镀锡的尸体运出京市,埋在冀省的一个山坡底下。”

    “那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所以多了具尸体埋在那里,到现在也没有人发现。”

    “肇事的车辆张强不敢卖出去,但也不敢开,就放在张强家的车库里,我们进行过检验,在肇事车辆的多个部位,发现了血迹。经过比对,血液中含有的dna血迹跟山脚下的尸体一致。也跟数据库里保留下来的林镀锡的dna一致。”

    福利院的孩子,大多数都是被拐来的孩子。为了帮助这些被拐孩子回家,公安部门采集了他们的dna。

    这个案子其实很好破,在李玉城把那段拷贝的视频以及通州分局那边做的笔录拿到局里以后,大家就对这件事情展开了调查。

    等他们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以后,再找到张强跟方千千的面前,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张强的心理素质好一些,面对警察的询问,他的回答没有丝毫的破绽。

    但方千千却不行,据她所讲,自从林镀锡死了以后,她就经常做噩梦,对张强这个男朋友,也万分恐惧。她不止一次的想要离开张强,但张强每次都用她以及她父母的命来威胁她,方千千就怂了。

    警察没有找上门之前,方千千再也崩不住了,警察开了个头,她就跟倒豆子一样什么都说了。

    在她的话语之间,事情都是张强做的,她是个从犯,但她是被迫的,她也是受害人。

    面对她的话,警方并没有完全相信,毕竟据他们调查,张强并没有限制她的人生自由。这一年里林镀锡给别人发的短信都是由她的手发出去的。在这期间,她有无数个机会说出林镀锡失踪的真相,但她却始终没有任何行动。别的罪行不论,光这一条,就能够得上包庇罪。

    对于方千千这个人,在末日废土世界的这两年,他早就想清楚、看明白了:【末日废土林镀锡:其实仔细想想,从我大二认识方千千到跟她在一起以后,她一直都是这样的。】

    【无论是什么事情,她都把决定权交给别人,然后等出事情了,再光明正大的去指责。】

    【就像她跟张强在一起的这件事情,张强是我们的同学,他从大三开始追方千千,在我面前,她一直在说张强就像牛皮糖,怎么甩都甩不掉。但张强发给她的信息,她都会回。一直到我死前的一个月,我才知道原来当初她的实习单位,都是托张强给她找的。】

    【她的嘴上说拒绝张强,可她的行为哪一点不是给张强留希望。也就是我傻,当初没有看出来,还信了她的鬼话,把所有问题都怪在张强的身上。现在想来,有问题的明明就是她啊。】

    【我特别讨厌用一句话来定义一个人,但对于张强跟方千千,我只想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她是个既要又要的人,在学校的时候,她把我这个所谓的校草追到手,满足了她的虚荣心。等出了社会,见到了社会的残酷,她就投入到了张强的怀抱。如果我没有被让他们两个联合杀死,我对她这样其实是没有什么想法的。】

    【人往高处走,水往地处流,方千千想要更好的生活,这其实很正常。在这段感情里,我也是得到过好处,感受过甜蜜的。如果和平分手,我不会在外面说她一句坏话。】

    林镀锡一直都在等待林夕的信息,林夕的信息发来,林镀锡一时间心理复杂得很,于是跟林夕的话就多了起来。

    他不会指责方千千嫌贫爱富,因为他不是忽然穷的,在方千千跟他在一起时,他就如此。甭管方千千是因为什么原因跟他在一起,在这段感情里,她肯定也是真心喜欢她的。

    没有谁谈恋爱就得一辈子在一起,林镀锡不会阻止方千千奔向更好的生活。但这些都是在他没被他们杀死的前提下。

    一通发泄后,林镀锡希望林夕继续关注这件事情的后续,他想要看这两个人被绳之以法,林夕爽快的答应了。

    她既然接下了这个任务,那就得是有始有终的。不然那瓶基因修复液跟之前收到的佛牌,她拿着烫手。

    对于林镀锡说的方千千跟他在一起满足了她的虚荣心这句话,林夕是相信的,她看到过林镀锡的照片,照片上的他五官清隽,剑眉凤眸,确实是十分帅气。这样的男朋友带出去,确实是很有面子。

    想到这个,林夕便想起了那天她在福利院拍的那个视频。视频早就发送给了林镀锡,林镀锡接收完视频后没说什么,但却在之后的聊天里说起了福利院里面的银杏树和院长妈妈和于晓萌。

    只不过在他的嘴里,于晓萌就是他的一个妹妹而已。从他的字里行间,林夕知道了他的挂念。

    林夕的包包里时刻带着那块佛牌,她打算把那块佛牌卖了,卖的钱百分之五十捐给福利院,就当是林镀锡对福利院的回报了。

    剩下的百分之三十,她打算给林镀锡买一些物资,最后的百分之二十,林夕决定当做自己的辛苦费。

    她趁机把这件事情跟林镀锡说,林镀锡就没有不同意的。于是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下来。

    在两人在这件事情上达成了共识。但林镀锡已经决定多收罗点珠宝首饰寄给林夕了,除了感谢林夕,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在喝了没有异味不发霉的水和东西以后,已经咽不下末日废土里的这些东西了。

    周五林夕休息,她一大早就往福利院去,从温暖的屋子里出来,寒风吹得人格外寒冷。道路两旁的杨树叶子早就掉光了,光秃秃的树杈子上面偶尔能看到几个大大的鸟巢。

    林夕到达孤儿院门口时天上已经出了太阳,然而北方的太阳就跟冰箱里的灯一样,只提供照明作用,见不到一丝暖意。

    福利院的大门开着,林夕刚到门口,就看到四个中年男女站在院长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她说话。

    “黄院长,你心肠好,你就救救我们张强吧,张强他被家里惯坏了,不懂事儿,我们可以给院里捐赠五百万,只要你写了谅解书。”一个穿着讲究的中年妇女说着,跪倒在了院长的面前。

    “是啊黄院长,这件事情跟我们千千关系真的不太大,这件事情都是张强一手做下的。她还有大好前途呢,不能就这么丢了啊!”

    院长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慈眉善目,她面若寒霜:“我不是镀锡的父母,我没有资格更没有权利,替他原谅你们的子女!做错了事情,就要受到惩罚!欠了人命债,就要拿人命债来偿!”

    “你们口口声声说你们的孩子有大好前途,那我们镀锡呢?我们镀锡就没有大好前途吗?他就应该被你们的孩子杀死吗?他磕磕绊绊的长大,一天好日子也没过过,他怎么惹了你们了?”

    “你们怎么就这么糟践人?想搞破鞋不会分了手再搞吗?就这么迫不及待?”院长想起林镀锡,眼睛含泪,说出来的话也越来越难听。

    张强、方千千父母听了,脸色逐渐僵硬起来。

    于晓萌拿了一把大拖把朝几人扫了出去:“赶紧给我滚蛋,往后再往我们这儿来,见你们一次我就打你们一次。真不是个东西,呸,什么玩意儿?”

    于晓萌力气大,一把拖把在她的手里舞得虎虎生威,福利院大一点的孩子还没有去上学。也在附近虎视眈眈,周围的邻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在了门口,很多人的手里都举起了手机。

    他们固然愤恨,但也不敢多做什么,他们还不想成为网络上的‘网红’,因此只能灰溜溜地捂着被打疼的地方离开。都还没出福利院的大门,刚刚联合在一起的两家人就互相指责,没走多远,张强的妈妈跟方千千的妈妈就打了起来。

    林夕长得好看,一周之前才刚刚来过,于晓萌这人别的毛病没有,就是对帅哥美女记得特别牢,于是她把林夕迎了进去:“他们是来干啥的?”

    林夕问于晓萌,于晓萌道:“来求情的,不用管他们。”

    于晓萌也是真的憋不住了,在院长妈妈面前,她什么也不能说,在孩子面前更是什么都不能讲,面对林夕,虽然她也不熟悉,但来得正好,于晓萌正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

    “上回你来我不是跟你讲我们福利院以前有一个跟你名字差不多的人吗?之前他失踪了,但是现在警察查明白了,他就是被他前女友的姘头给害死的,证据确凿没有污蔑他们半点。”

    “刚刚那两人就是他前女友的父母跟姘头的父母,来找我们院长写谅解书。写个屁写,他们的儿子女儿,就应该凄惨的死去!”

    于晓萌满脸愤恨。她一直都不相信林镀锡是那种因为工作压力大就出走散心的人,他要是心理真的那么脆弱,他就不从高中开始出去兼职。再加上他一直都是以短信跟他们交流,电话没接过,视频没接过,就连交流习惯,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改变,这让于晓萌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

    而后她发现林镀锡的女朋友,居然无缝衔接了一个拆二代!这无疑是加重了她内心的猜测。

    于是她三番五次的就往公安局去报案,她也去张强的家中找过张强跟方千千好几次。在于晓萌的想法里,关于林镀锡,尸体和人,她总要见到一个。现在她真的见到了林镀锡的尸体,可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于晓萌从高中开始喜欢林镀锡,但那个时候的她跟林镀锡一样,只想考个好大学。于是那颗刚刚萌芽的暗恋果实,被她压了下去。

    等到了大学,她终于有心思了,但就在她打算表白的时候,林镀锡有女朋友了。她伤心难受,但再也不去想林镀锡了。原本以为一辈子就这样,她跟她年少时暗恋的人,追逐的光往后都不会有更多的交集了。

    没成想最后结果是这样,于晓萌一夜无眠,哭得眼睛都肿了。她现在没有别的心愿,只希望张强跟方千千这两个人,能够为他们所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

    来看热闹的邻居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