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像是被打了鸡血,连着骑车两站地都不带累的,她拐进黄家堡。路过水果摊子,她买了些水果和一些营养品。

    这是一个相对繁华的村子,在一众高楼大厦中显得格外低矮,幸福社区更是一片平房社区。五六十年代,这里属于京市第三化肥厂,后来厂子解体,这里的房子也被分给当初发不出工资的员工。因为是家属区,所以这个地方的房子建得都一样,横平竖直,排与排之间留的巷子都是一样的距离。

    林夕把车子停在导航结束的地方,她支着腿看门牌号,今天太阳好,还有些热乎气儿,有些老头老太太坐在门口聊天,看见林夕,一穿着红色大花棉袄的老太太便率先搭话。

    “姑娘,你来找房子租啊?”

    林夕看向他们:“不是不是,大娘,我来找朋友,她居住在幸福三街十排十三号。”

    老太太仔细看她一眼:“你是涛涛的朋友?从这条巷子进去,走到头,就是他家了。”

    “谢谢大娘。”林夕朝她道谢,顺着她指的路走进幸福三街第十排,小蓝车已经结束了订单,被她停在了刚刚跟老太太对话的地方。

    她举起手机,开始录像。摄像头扫过蓝色的门牌号,一路从一号录到13号。这是一个猪肝色的铁门,铁门上带着一些铁锈,她举起手,开始敲门。敲门声落,里面便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来了来了。”

    话音还没结束,门便被打开了,一个满月银丝的老太太打开了门,她的脸上带这些愁苦,见到林夕以后,她愣了愣。

    “姑娘你找谁啊?”她是徐欢欢的母亲刘金霞,她疑惑地看着林夕,她以前从来没看见过林夕。

    “阿姨你好,我是徐欢欢的朋友,之前一直在外地,现在过来首都,我来瞧瞧她。”这个说辞,是林夕跟徐欢欢商议好的。

    刘金霞闻言,愣了许久,才侧身,让林夕进门态度也变得热络了起来:“谢谢你还记得我们欢欢,快进屋坐会吧。”

    “早我就想来看她了,但是工作忙,一直到现在了,才有时间过来。”林夕递上水果,刘金霞接了,一只手紧紧地拉着林夕的手。

    “你有心了。”刘金霞拉着走过门廊,进了院子:“老头子,来客人了。”

    徐欢欢家占地面积一百六十个平方,是典型的北方三合院格局,分别为正房,东厢房以及倒座房,东厢房的对面就是隔壁家的院墙,那里放了个石桌子,养了一盆杜鹃花,开得格外艳丽。

    刘金霞看她在看那盆花,便道:“那是欢欢在的时候养的,她走了,我就搬回来了,养到现在。”

    刘金霞话音落,便有一个老头从正房出来:“谁来了?”

    林夕看去,老头也有六十多的年纪了,看起来比刘金霞要苍老了很多。

    “欢欢的朋友,来首都了,来瞧她一眼。”刘金霞应道。

    老头闻言,没在说话,可神情却格外复杂。

    怎能不复杂呢,他徐大富这一辈子,就只有两个孩子,最疼爱的就是徐欢欢,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至今想起来,还让他夜不能寐。

    “去吧,去看看她。”徐大富的声音,比起刚才,干涩了很多,还带着一丝哽咽,他人也飞快地转身,回了屋里。

    刘金霞此刻从门上摘下了一把钥匙,带着林夕往西边的倒座房去。开门时,她跟林夕解释:“老头子到现在都接受不了欢欢离开,他一想到欢欢,就得哭一鼻子。”

    “能理解的。”林夕很理解徐大富的这种情感,就像是她,在她爷爷走了以后,她也经常走不出来,有时候恍惚间,她总觉得他还在。

    刘金霞叹了一口气,推开了门,林夕也看到了西倒座房的全部景象。

    小小的房间上有个供桌,上面放着徐欢欢笑容格外灿烂的黑白照片,照片面前的香炉里插着许多燃尽了的香。两边放着有点心跟鞥时令水果、

    水果很新鲜,看得出来是经常换,供桌下面有一个盆,里面堆积了半盆的灰。除此之外,整个西倒座房里空无一物。

    刘金霞走到供桌面前,拉开供桌下的抽屉,拿出几炷香来,熟练的点燃。

    “我家欢欢性子好,朋友多,前两年,经常有人来看她,现在来得人少了。”刘金霞把香插进香炉,又点燃几根递给林夕。

    “挺好的,没了的人就没了,大家的生活啊,还得往前看。”刘金霞这么说着,可她跟徐大富一样,还是走不出来。她们俩总想着,要是他们都不记得欢欢了,那往后,谁还记得欢欢呢?

    刘金霞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看到的一句话,那句话说,死去的人,只要还有人惦记着,那她就不算真正的死去。刘金霞太想念她的女儿了,她固执地自己欺骗自己。她看了一眼墙上的照片,眼眶微微湿润。

    林夕把她的情绪看在眼里,她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能说会道的她在这一刻,也显得词穷起来。

    林夕没有说话,刘金霞也不用她的回答,节哀这种话,这些年里她听了无数次了,但她节不了哀。

    怎么节哀呢,她十月怀胎生下徐欢欢,那个时候她都抱不满怀,她把她从哇哇坠地养到二十五岁,那么好的一孩子,说没就没了。

    林夕十分自然地接过,举在头顶严肃鞠躬,然后插在香炉里。檀香味随着冉冉升起的烟,蔓延整个屋子。

    “走吧,上客厅里坐坐。”刘金霞很快调整好了情绪。

    这正中林夕的意,她答应了下来,两人一道往正房去。

    一进门就是客厅,里面摆了一组十分漂亮的红木家具,电视里还放着戏曲频道,正在咿咿呀呀地唱着贵妃醉酒。徐大富没在客厅待着,东屋的门是关着的,他大概率在屋里。

    林夕在沙发上坐下,刘金霞给她倒了一被温水,林夕喝了一口,问:“阿姨,你跟叔叔身体还好吗?”

    刘金霞坐在林夕对面:“好啊,我们俩身体都不错,没什么大灾大病,你叔叔刚刚还吃了两碗手擀面呢。”

    刘金霞看着林夕,她的脑海里浮现出徐欢欢的模样,要是她的女儿还么死,大概也是这么青春靓丽吧。

    刘金霞有些出神,又很快回过神来:“小林,你吃了没,没吃我给你做点吃的去?”

    刘金霞说着,就站了起来。

    “不用了阿姨,我吃了来的。”林夕赶忙阻止她。

    刘金霞没听,她道:“再吃点吧,你远远的来,不在家吃一顿说不过去,少少的吃一点吧?”

    也许是刘金霞的神情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哀求,林夕一晃神,就同意了。刘金霞去了厨房,林夕也跟着去。

    刘金霞中午做手擀面和的面还没用完,她从冰箱拿出来,撕掉保鲜膜,在面板上撒了点面,就擀了起来:“小林你别站着,先坐坐。”

    “阿姨跟你讲,我做的手擀面啊,是一绝,欢欢最喜欢吃了,每次我做手擀面,她都能吃到撑,说好几回了,她都改不掉。”

    在林夕的面前,刘金霞就忍不住多说了一些。

    “那肯定很好吃。”林夕夸赞。

    就在这个时候,有脚步声传来,林夕回头一看,是徐大富,他没说话,只是去冰箱里,拿了韭菜出来,坐在餐桌面前捡。话不多但格外仔细。

    刘金霞鼻头一酸,差点哭出来,以往欢欢的朋友来,他们两口子也是这样。她擀面条,他捡韭菜。他们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要跟欢欢的朋友多相处相处,听听他们说说徐欢欢的事情,就好像她还在一样。

    林夕也知道她们的意思,便根据跟徐欢欢的聊天内容,编了一下她跟徐欢欢的故事。故事很普通,她们是网友,因为共同的爱好在群里相识,之后因为聊得多了,就成了朋友,三不五时的聊聊天。

    刘金霞跟徐大富听得特别认真,内心根据林夕的描述,开始想象起来。

    饭很快做好,刘金霞的手擀面做得确实好吃,肉末做的卤子,放了葱花香菜和韭菜调味,结合起来的味道让林夕觉得格外惊艳,也有一股家乡的味道。在她家那边,韭菜就是一位调味菜。

    加上她自己做的剁椒酱,美味极了。林夕确实不太饿,但也吃了一碗。

    吃饭时,林夕问起了徐欢欢的大哥徐涛涛。

    刘金霞道:“欢欢的大哥在上班呢,他前年考了公,现在是一个交通警察。下班时间段忙得很呢,他要到晚上下班了,才能回来。”

    林舒月听了这句话,沉默了下来。徐欢欢跟她讲过,她就是在下班时间段被车撞到的,那是个人行道路口,人行道灯变绿灯时她过马路,被一辆起步起猛了的司机给撞没的。

    刘金霞讲:“欢欢她大哥谈了个对象,已经有一年时间了,跟他一个单位的,估摸着到明年开春,就要结婚了。”

    林夕道:“那结婚了阿姨你给我打个电话发个微信,到时候我再来。”

    就在刚刚,林夕已经跟刘金霞交换了微信跟电话号码。

    “诶诶诶,好好好。”刘金霞格外开心。

    吃了手擀面,林夕就要走了,刘金霞跟徐大富十分舍不得,在送林夕出厨房门口时,林夕回头看了一眼,对刘金霞道:“阿姨,我觉得你做的面条特好吃,我看还有是吗?能不能给我打包一份啊?”

    林夕说这句话的时候脸都有点红,这确实是有点不要脸了,连吃带拿的。

    刘金霞也是愣了愣,但很快反应了过来,她转身回厨房,从碗柜里拿出饭盒来打包:“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喜欢吃,那你以后就常来。我跟你叔叔也没工作,一直都在家。”

    “好。”

    林夕拿着她打包好的东西,离开了,老两口一直送到外面街上,林夕骑着小蓝车走的时候,她还在跟街坊们聊天,知道林夕是徐欢欢的朋友后,街坊们格外唏嘘。

    林夕骑着车子走到背人处,停了下来。

    她捉摸着聊天群都能金子给她送过来了,没准她也能把这碗打包好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