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的餐桌不大,60x60的尺寸,折叠的,上面印着海景画报。她炒的菜饭量都不大,用6寸的盘子装的,加上饭碗已经啤酒杯,也还剩好大一块位置。

    在两秒钟之前,那个空着的地方什么都没有,但现在,那里放着一串花生,在灯光的笼罩下,黄橙橙的格外亮眼。

    “咕咚”一声,是林夕咽口水的声音,紧接着,她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得她呲牙咧嘴。刚刚因为三姑妈的电话升起的低落心情瞬间飘散。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这句话,诚不欺我!

    她小心翼翼地拿起金花生,花生小小一粒,她像是电视里的人一般,将花生送到嘴里,轻轻一咬,再拿出来时,金花生上就多了一个小小的虎牙印。

    “叮咚~”

    “叮咚~”

    手机微信提示音一声连接一声,林夕回过神来,将手机拿起来看。穿越者群里的讯息刷屏飞快。

    林夕点了左侧的@我的信息,聊天记录迅速跳到了第一页。在她接受任务后的第一条信息,是来自系统的。

    【系统提示:“地球少女林夕”接受“古代世界徐欢欢”所发布的任务,报酬为十两黄金,预付报酬为1两黄金,已投放。】

    这句话过后,整个聊天屏幕安静了整整五分钟,之后,古代世界徐欢欢说了第一句话!

    【古代世界徐欢欢:啊啊啊啊啊,刚刚,我首饰盒里的金花生就在我的眼前蹭地一下就没了!五颗金花生,正好是一两啊啊啊啊!】

    徐欢欢的啊啊啊占满了全屏,从这些啊啊啊身上,足可看出她的激动。

    而在她之后,是群内其余三人的啊啊啊啊,他们的啊啊啊足足刷了两页屏幕,一直到第三页了,才开始有别的字符在一众啊啊啊内出现。

    【原始世界阿花花:啊啊啊,这是什么情况,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穿越之神终于知道祂的子民我在这个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世界受苦,所以让我可以联系到地球同胞了吗?】

    【末日废土林镀锡:我爱穿越大神,我就知道穿越大神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离开地球母亲怀抱的孩子!】

    【霸道总裁恶女配叶冰冰:谁流泪了!是我啊!我终于见到地球同胞了,大家可能不知道,我在这个神经病的世界到底有多受伤。就刚刚,我那个深情男配傻逼哥哥跟我讲,让我离女主远一点,否则就送我去神经病医院。】

    【霸道总裁恶女配叶冰冰:多t笑啊,我天天搁家躺,都足足三个月没有见到女主了。并且,我觉得这些傻逼世界的傻逼主角,就应该通通关进神经病院。我一个正常人在这里,承受得可太多了。】

    霸道总裁恶女配叶冰冰的消息每一条字数都很多,从这些话的字里行间中,足可看出穿越到霸道总裁的世界的她有多么崩溃。

    【末日废土林镀锡:@地球少女林夕,林夕林夕快出来快出来,告诉我,你收到金花生了没有!】

    林夕没有再往下看,而是稍稍一滑动,把消息滑到最下方,开始回复。

    在金灿灿的黄金面前,地球少女这个耻破天际的称呼对她根本造不成半点伤害,甚至连羞耻的感觉都不会有。

    【地球少女林夕:已经收到金花生,抱歉,刚刚太过于震撼了,到现在才回神。】

    对于林夕的话,群里众人都是理解的。他们忽然加入这个群聊的时候,也是一样的震撼!

    【末日废土林镀锡:没事没事,我当初知道我穿越的时候,也一样的,我到现在都想不通平凡如我为什么会穿越。简直就是离大谱。】

    说起为什么会穿越,大家的话题便多了起来,哪怕已经吐槽了无数次自己穿越的过程,再说到这个话题时,依旧止不住。

    而就在这个时候,微信的悬浮窗里弹出一条消息。

    【古代世界徐欢欢:林夕,系统提示我可以私聊你,你接收到了我这边的金花生了是吗?】

    这条消息刚刚闪过,另外的消息便来了:【古代世界徐欢欢:我跟你说一下我的基本情况。】

    【古代世界徐欢欢:我叫徐欢欢,家住首都通州区黄家堡村幸福三街第十排13号,我的爸爸叫做徐大富,我妈妈叫做刘金霞,我还有个哥哥,叫做徐涛涛,麻烦你去帮我看看他们。】

    【古代世界徐欢欢:对了,我是2017年车祸去世的,现在是哪一年了?】

    林夕看着这一条条的信息,想了想,道:【徐姐,我这里现在是2020年,我在广阳区,我明天正好有个单子,是在通州区那边的,等我忙完了,就过去看看。】

    消息发出去以后,足足两分钟,林夕才收到徐欢欢的消息:【都2020年了啊,过去三年了,时间过得真快,两个世界的流速也真的不一样诶。我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六年了。】

    徐欢欢虽然一直在群里跟着大家说话,但她从来没有跟别人讲过自己的具体信息,到现在,终于有了一个可以连接地球的人,徐欢欢的话匣子一打开,就关不住了。

    【古代世界徐欢欢:我穿越成了一个五品知州的嫡女,刚开始穿越过来的时候才13岁,到现在,我都十九岁了,可能你不知道,我三年前就结婚了,现在有一个快两岁的儿子,叫念哥儿。】

    【古代世界徐欢欢:穿越到古代好苦啊,吃得没有现代好,穿得没有现代好,男人倒是长得好看,但都是管不住下半身的玩意儿,就我嫁这个,才老实了三年,就已经有要找第三者的苗头了。】

    古代世界的徐欢欢靠坐在贵妃椅上,手里拿着一块玉牌把玩,但在把玩间,一行行字落在玉牌上,很快就发了出去。

    贵妃椅的边上,站着一个丫鬟,屋里一丝动静都没有发出。

    不一会儿,一个跟屋里站着的丫鬟一样打扮的姑娘走了进来:“二奶奶,老夫人那边又叫二少爷过去了,我瞧着表小姐也过去了。”

    徐欢欢闻言,手里把玩玉牌的动作顿了顿,之后冷冷一笑:“猫要偷腥,谁也拦不住,更别提还有人在边上帮着偷了,以后甭管了。”

    “是。”

    远在地球位面的林夕并不知道徐欢欢此刻所发生的事情,她在看到徐欢欢发来的信息后,沉默了片刻,她道:

    【男人出轨,就跟天要下雨一样,一点也不稀奇,现代跟古代相比,也差不了多少。有钱没钱的男人都想在外面找个红颜知己。】

    作为一个女人,林夕知道眼睁睁地看着另一半出轨的滋味有多难受,她也曾经经历过。

    她的消息发出去,徐欢欢的信息也来了:【古代世界徐欢欢:没错,你说得很对,只不过可能在这个世界呆的久了,所以我的脑海就给我的回忆自动上了一层滤镜。】

    【让我总觉得现代都是一生一世一双人,但仔细想想,现代社会男的也不老实。】固有滤镜被打破,徐欢欢那点不甘心瞬间消散了许多。

    林夕看了这句话,抿嘴笑了笑:【没错,现代社会的男的啊,分币没有还想聊个骚呢。】

    古代世界里,徐欢欢看到这句话,一下就笑了出来。

    她终究没有做穿越文女主那种在古代社会,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命,那就把能抓在手里的抓在手里吧。

    ***

    林夕自觉开导完徐欢欢,在群里回复了群友们的若干个问题以后,眼看着时间不早了,她匆匆吃完饭,再铺上瑜伽垫子做了几组锻炼身体的动作后,就上了床。

    此时已经到了十一点,如果没有应酬的时候,她一般都是这个点睡觉的。

    次日起来,林夕第一时间看了眼手机,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信息,她照例煮鸡蛋刷牙洗漱,之后拿着煮好的鸡蛋出门。

    今天是个大晴天,才六点半,太阳虽然没出来,但天边的云彩已经被染成了粉色。

    跟昨天差不多同样的时间到达建材城,她没换工服,等听完店长讲话后,她拿上客户家的资料,给测量工人约了时间,再给客户打了个电话,便匆匆往通州区走。

    广阳区跟通州区之前距离不短,她没有坐公交车,而是选择了坐地铁,辗转两个多小时才到地方。测量师傅比她到得还晚一些,两人在小区门口相遇,林夕给客户打电话,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客户的家里。

    忙碌了两个多小时工作才算结束,此时已经是中午。告别客户,跟安装师傅分别,林夕打开地图搜索去黄家堡村的路线,发现离得并不远,只有两站路的距离。

    作为一个身负巨债,日常把省钱放在第一位的打工人来说,林夕在街边扫了一辆蓝色共享电动车。正好去黄家堡村的路边有个典当行,她把车子停在典当行门口,走了进去。

    这是林夕第一次来典当行,这典当行跟银行似得,工作人员都在柜台后面,而柜台上,用玻璃做了隔断。

    也没有招待客人的服务人员,她走到一个窗口面前,拿出徐欢欢预付的那五颗金花生。

    “您好,麻烦您帮忙看看这几颗花生的质量,以及能典当多少钱。”五颗花生做得十分精致,毕竟徐欢欢嫁的人家底蕴丰厚,金花生打得跟真实的花生没有多大的区别。拿在手里,很有重量。

    但典当行的工作人员是见过大世面的,并没有为金花生的精致做工而感到多么的惊艳。他把金花生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后,他道:“麻烦您稍等一下,我这边去给您做个检测。”

    “好的。”

    典当行的外部区域也跟银行一样,有茶几有沙发,林夕坐在沙发上,拿起手机刷手机。从早上开始,徐欢欢给她发了不少信息,很多都是一些没有什么用的问候。

    林夕刚才在忙,抽空回了一些,现在正好有时间,在跟她讲了自己已经在去黄家堡的路上后,徐欢欢反而沉寂了下来。

    前后的鲜明对比,让林夕清楚地感觉到她的期待忐忑与焦灼。

    林夕等了五分钟,工作人员叫她,她走到窗口前,工作人员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