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开车有点冷,林夕拿了条毛毯搭在身上,开着车子往榆树村去。www.chizuiwx.com

    在乡间小路上,她把车子开到了八十码,夜晚开车比白天开车要困难很多。林夕开得快,也走得格外小心。

    二十分钟能到的地方,她十五分钟就到了。

    往胡三家走的时候,林夕随手从路边的柴火堆里抽出一根木头提着上去。

    此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农村没没什么夜生活,又都是留守老人比较多,一般情况下,都是看完了第二集电视剧就睡觉的。

    这会儿正好是将睡未睡的时候,胡三十点多回到家,把已经入睡的姚雨然拉起来就打。

    这回打得格外狠,姚雨然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村庄。住在隔壁的张阿奶几乎是第一时间跑了过来。

    一来就见到了血泊中的姚雨然和三个抱头痛哭的孩子。

    胡三则是在打完了人以后,倒在客厅中的沙发上就睡着了。

    张阿奶本来想给村里有车的大壮家打电话的,电话都拨出去了才想起来他去走媳妇家的亲戚了。

    姚雨然的大女儿跑到房间拿了一个纸条出来,张阿奶立马给林夕拨了电话去。

    林夕进门的时候,张阿奶抱着胡明月坐坐在凳子上。

    姚雨然的大女儿二儿子也没睡,坐在姚雨然的边上,脸上全是泪水。

    林夕第一时间去看了姚雨然的伤势。姚雨然已经醒了。她头上的血止住了,此刻呆呆地坐在凳子上,怀里抱着大女儿胡明芳。

    看到了林夕,不知道为什么那一晚上都没有落下的眼泪就那么落了下来。

    这一刻,委屈、自卑、恐惧,害怕等情绪奔涌而来。

    林夕看着她额头上的伤,上面还扎着玻璃碎渣,再看看破了的嘴角,肿着的脸、眼睛。

    心疼极了。这是一个女人,对于另外一个遭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女人时那种,物伤其类的心疼。

    林夕跟她擦擦眼泪,怎么擦也擦不完。现场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静了下来。只有胡三打呼噜的声音。

    林夕捡起身上的木棍递给姚雨然。她跟姚雨然说:“我和熙然做的那个网站,后期还会盈利。”

    她的意思,姚雨然看了一眼她,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孩子。

    她今年二十六岁,她的大女儿胡明芳已经八岁多了。因为她是女儿,所以不得胡三的喜欢,胡三喝多了犯浑起来,连她也会打。

    自己有好几次都没有护住。老二胡明鹏今年六岁,他是最得胡三喜欢的。胡三经常把他抱在怀里,说他是自己的宝贝。小小年纪,胡明鹏就有了欺负姐姐妹妹的意思。

    明月最小,自己时时刻刻带着,没有受过什么委屈,但胡三每次见到她,都会皱着眉头骂她是赔钱货。

    姚雨然是清醒的,也是麻木的。可她依旧是个人,偶尔她也有不想认命的时候,可她出不去,她要走了,小芳和小月不用知道要过什么日子。

    没有她护着,姚雨然怕小月都长不大,就像当年的小芳一样。她不过就出去打工三个月,回来的时候小芳都瘦得不成人样。

    饿了连人家吃过的骨头都会去捡来啃。

    姚雨然也想带她们走,但她无比清楚的知道,小月还太小了,把她带出去,她的娘家人不会管她。带着小月,她没有办法工作,养不活两个女儿。

    她也想过送小月去幼儿园,但她打听过,一个学期的学费太贵了,她承担不起。

    每每想到此处,姚雨然就告诉自己,再等等,再等等,等到女儿长大一点,能生活自理,懂事以后,她再带她们走。

    姚雨然就接过了林夕手里的棍子。

    她站起来,忍着眩晕朝胡三走去。到了此刻,林夕才看到她走路的姿势,有一只脚是被拖着走的。

    右手举起棍子,朝着胡三的膝盖就打了过去。一向沉默温柔的女人脸上布满了戾气。

    张阿奶坐的地方离沙发近,见状,她的脸色变了变,深深地看了姚雨然一眼,又叹了一口气。

    作为胡三家的邻居,从姚雨然嫁过来的那一天,她过的什么日子张阿奶都看在眼里。

    早几年胡三不是个东西,姚雨然身上的旧伤还没好,就又要添上新伤。这两年是比那几年好,但也仅仅是一点,十分有限。

    真要形容,就是从天天挨打,变成隔几天挨一次。

    姚雨然此刻要反抗,张阿奶只当自己看不见。兔子急了都会咬人呢,何况是个活生生的大人呢?

    张阿奶把怀里的胡明月给胡明芳,站起来往家里去了。

    他们这个村子啊,家家户户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谁家两口子在一起过日子不是磕磕绊绊的?

    两口子打架、被打在她们这里不少见。张阿奶活到这个岁数,见得更是多,要不是太过心疼姚雨然,张阿奶都不会过来看。

    这是属于家丑,胡三要是知道她来了,他又得打他媳妇了。

    接下来的事情,她也不能再掺和了。胡三是个混不吝,怕到时候还得上她家去闹呐。

    林夕跟在她身后,把她送出门:“阿奶,谢谢你通知我过来。”

    张阿奶看着那么快赶过来的林夕,觉得林夕真是个好姑娘,这么多年了还想着走走以前的旧朋友。

    她摆摆手:“不用客气。就是你别说出去是我给你打的电话。”

    “好。”林夕点头。张阿奶飞快地朝自己家里走去。还没到家门口,她就听到了胡三的惨叫的,张阿奶插上院子的门闩,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今晚上自己给林夕打这个电话对不对。

    林夕送走张阿奶,关起门,举着手机打开摄像头开始拍照。

    胡三疼得从梦中惊醒,一睁开眼,被酒精蒙蔽的大脑都还没清醒,姚雨然又是一棍下去,都是照着骨头关节打的。

    被打了这么多年,姚雨然可太知道什么地方打人能让人痛不欲生了。

    还没等胡□□应过来,她又是一

    棍子落下,带着十足十的狠与恨。

    膝盖又被打了一下,骨头上的疼让胡三脸色都扭曲了:“姚雨然,反了天了是不是?还敢趁我睡觉打我,给你脸了是吗?”

    胡三越说越疼,嘴里的污言碎语越来越难听。

    胡明芳紧紧地搂着妹妹胡明月,脸上的表情却没有胡三打姚雨然时的那样害怕。

    她的弟弟胡明鹏见到最疼爱自己的爸爸被打了,立马就不干了:“不许打爸爸。不许打爸爸。你是坏妈妈,你是坏妈妈,我最讨厌你了。”

    他嘴上说还不够,跑过去抱住了姚雨然的大腿,正好是姚雨然被打得不敢动的那一只。他哭着闹着,看姚雨然的眼神也带着恨意。

    他长得像胡三,这些话都是胡三教他的。姚雨然不止一次听到过,但这是胡明鹏第一次在她面前说。

    身体的疼痛比不过姚雨然心里痛苦,但也让姚雨然越发清醒。

    刚刚胡三回来,用啤酒瓶砸她的时候,她的好儿子可没有心疼她,更没有像现在一样,抱着胡三的手,让他不要动手!

    他更没有哭。后面之所以哭,是见到自己流了血,以为她要死了,才跟着小芳开始哭的。

    说不难受是假的,胡明鹏毕竟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

    但更多的,是释然。早就知道了不是吗?只要是性别为男的人,都是这副德行。无论多疼他,对他多好,关键时刻都不会向着她。

    她爸爸也是,从来不会向着她奶奶,她的弟弟也是,当年小小的年纪就认为姐姐为他牺牲理所当然。

    她的儿子,自己费心教了,却还是教不好,甚至因为自己对他太严厉,比不上胡三对他百依百顺所以恨上自己。

    姚雨然越想越恨,她不顾腿上的疼,挥舞手里的棍子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

    胡三今年四十一岁。酒精早就把他的身子腌入了味,睡过一觉,浑身都软绵绵的。

    姚雨然的没一下挥舞都是带着恨意的,格外狠格外不要命,沙发就那么大点,胡三被打得连退都没有地方退。

    姚雨然打着打着,眼泪也跟着飙了出来。她对胡三是害怕的。怎么不害怕呢?她嫁过来的第一天晚上,胡三就十分粗暴地对她。

    第二天早上天没亮,她还没从恐惧中回过神过来,她就被胡三打了一顿。

    之后,无论是睁开眼,还是闭上眼睛,胡三只要有空就打她。

    她对胡三恐惧的种子就是从那个时候种下的,这十多年来,胡三打她她从来都只知道躲,从来不敢反抗。

    可今天反抗了,她才知道,原来胡三不过如此,原来他也不是不可战胜。

    眼泪掉着掉着,姚雨然又笑了起来。胡三看到这抹笑容,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来。

    “姚雨然,你疯了?”胡三这句话是疑问句,但语气却格外的肯定。

    姚雨然就是疯了,要不是疯了,她怎么敢打自己,她不要命了?

    “姚雨然,我告诉你,你赶紧把手停

    下来,要不然等下老子弄死你。”胡三从来没有把姚雨然放在眼里,他也从来没觉得把姚雨然弄死是多大的事情。

    前些年,山里有个男人就把他老婆打死了,到了法庭上,人家也就判了个过失杀人。在监狱里待了几年,人家就减刑回来了、

    现在跟个没事儿人一样。所以胡三觉得杀老婆并不是多要命的事情。

    之前之所以没动手,是姚雨然到底是个女人,还是他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女人。能生孩子,能下地干活,可以收拾家里,照顾好他。

    但现在姚雨然反抗了,这对胡三来说,是无比丢且伤自尊的一件事情。胡三眼中的杀意越来越浓。

    此刻他身上酸软的劲儿也散了很多。他阴沉沉的盯着姚雨然,顶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