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刚刚回到家,就接到了一个聊天群的系统消息:【叮`检测到霸道总裁恶女配叶冰冰所属世界正在发生颠覆世界观的变化,请问是否开启直播按钮?】

    这个消息是在群里弹出来的时间特别巧合,在叶冰冰发出要去救苏柔的消息,不让她被活祭导致屏障被关闭之后。www.yiwowx.com因此群里的群成员全都在第一时间点开了是的选项。

    很快,各个群成员的聊天媒介上,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森林。镜头慢慢移动,最终聚焦在前方捂着伤口奔跑的女人身上。

    总归是世界,s市的月光很好,月色撒落在森林上,把森林照得如同白昼。等去林木稀疏的地方,林夕终于看清楚了苏柔的长相。

    不能说不好看,只能说跟她想象中的青春小白花实在是不一样。跟叶冰冰那样的人间富贵花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叶冰冰是天上云,苏柔不能算是地上泥,但也相差不远了。

    对此,林夕得出一个结论,霸总世界的人果然不正常,果然都是傻逼!

    苏柔并不知道自己所走的每一步都被人全方位直播,她只知道现在的自己,每一步身上都在疼。她之前被叶冰冰射了一枪,宫九壹几人看着十分心疼她,但却没有把她送医院,而是直接把她带到半山别墅,让林敏如来给她治疗。

    林敏如的医术算是不错,可才短短几日,苏柔就算是神仙也恢复不了那么快。刚刚跑几步,她就疼得喘不过气了。

    后面传来脚步声,苏柔躲在最近的一棵树后,来的人是林敏如。苏柔屏住呼吸。

    林敏如好像只是虚晃一枪,很快便走了。苏柔等了很久,等入口处没有任何证据了,她才朝前面继续走。

    她天天周旋在宫、叶、冷三人身边,三人对她都不不算差,并且三人都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所以苏柔从他们的只言片语间,明白了自己对于他们的“特殊性”。

    而苏柔本来就觉得自己应该是特殊的。这一点从她出生的时候她就知道。

    她家住在红洲湾,那本来是个比较穷的地方,她父母在她出生前家里穷得一年连一百块的存款都没有。她刚刚出生,她爸爸出门就捡到了一个金戒指。

    等她长大一点,会走了,捡东西的就变成了她。再然后,她的运气越来越好,而她好像也无师自通了很多东西。

    因为她的“好运”,她父母哪怕重男轻女,也把她宠上了天,曾经的苏柔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孩子。

    然而这一切等到她八岁那年都变了,她父母生了个弟弟,从那以后,她父母对她的宠爱日渐稀少。

    挂在嘴上的话也从一开始的“我的柔柔真好,真聪明”,变成“你是姐姐,你要让着弟弟。你以后再从外面捡了东西回来,都要给弟弟留着。弟弟有钱了,你才有靠山”。

    那时候的苏柔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她十岁那年,从外面捡回去了一个浑身是伤的小哥哥。苏柔很害怕,但她的内心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她,

    只要把那个小哥哥捡回去,对她往后的日子,大有益处。

    苏柔遵从了心底的意见,把他藏在了自己的房间,又偷偷拿自己捡来的钱给她治好了伤。冷冥辰手上的那枚戒指也是她捡的,她父母看到了,想要,便忽悠着让她拿出去,说以后给她当嫁妆。

    苏柔也没有想到那句话会被冷冥辰听见,更没有想到冷冥辰会直接把那枚戒指拿走。但因为没有得到这个银戒指,苏柔挨了一回打。那一回过后,她就彻底恨上了她的父母。

    在之后的生活中,他妈呢越来越偏心她弟弟,使得这份恨意日月积攒,越来越浓。那年在红洲湾传出要拆迁的消息,红洲湾的人无不沸腾。她的父母欣喜异常,在家里他要轮了好久,他们说,那些拆迁款,一分都不会给她,全部要留给她弟弟,是她弟弟往后富贵生活的保障。

    至于她,已经长大了,不像小时候那么听话了,等到没有那股好运气之后,直接找个人嫁了得了,还能收一笔彩礼。

    苏柔气愤难受,一怒之下跑了出去。她在离开村子之前,是看到有人要去红洲湾放火的,但她没有声张,她还在心里祈祷那场大火最好烧死她的父母兄弟。

    那样就什么都是她的了。她的祈祷奏效了,那场大火,红洲湾死伤惨重。苏柔也仅仅是高兴了一段时间,才发现没了父母,她的生活更加艰难了。她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哪怕有救助金,也不够她上学跟生活的花销。

    不能上学,她往后还有什么出路?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她的好运又在这个时候显现,她被特招进贵族学校。进入学校的第一时间,苏柔就凭借自己的特殊直觉,选择了最好欺负的倒霉蛋叶冰冰作为跳板,踩在她的身上认识了更多的人,博得了更多人的可怜。

    最后,她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

    这些年来,苏柔得意于自己周旋在三个大家族的继承人之间,她看着他们为她争风吃醋。偶尔为了让他们争得更厉害,她还三不五时地进行逃跑,失踪等操作。

    为了展现自己的坚韧不屈,哪怕她不缺钱花,她也坚持着做一些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目的就是为了让那几个男人心疼,以及,让他们区去帮自己教训、打压别人。

    苏柔是爽快的,尤其是在知道那些比自己家境好、长得好的天之骄女被宫、叶、冷三人嫌弃,甚至恶整的时候。

    苏柔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舍弃。

    她一步步地朝山上走,她知道山上有屏障。她要像叶冰冰一样到对面去。苏柔不怕自己过去活不了,叶冰冰都行,她为什么不行?再说了,她是天选之女,她到了那边,肯定会比叶冰冰还能得到重用。

    以她的本事,在那边再勾搭几个天之骄子不成问题。

    随着这些昏昏沉沉的想法,苏柔觉得自己的身上都不疼了。

    眼瞅着就要到山顶了,这一路,苏柔走得异常的缓慢。几乎是走一步,歇十分钟。

    但她还是走到了山顶,苏柔的眼睛越来越亮,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来。她

    抬起脚。

    “阿柔。”一个声音在苏柔的身边响起,同时,她的四面八方,涌出了很多人。

    冷汗从额头上低落下来,打入了苏柔的眼眶,刺得她的眼睛生疼。

    她扎着眼睛转身,才发现所有人都来了,并且是男女老少齐上阵。她看到了那些以往对她十分不屑一顾的高高在上的人们。

    宫、冷、叶家的几位老头子已经是七八十岁的年纪了。他们坐在特地搬来的太师椅上,杵着拐杖看着她。宫九壹、叶旭恒、冷冥辰就站在他们的身边。

    宫九壹那双总被作者用寒冰来形容的眼神锐利地盯着苏柔,薄唇轻启:“阿柔,你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苏柔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向他们的身后,林敏如被五花大绑,身上满满的都是伤痕。

    苏柔淡漠地转头,当做没看到。她跟林敏如号称是闺蜜,但两人的关系具体是如何,只有她知道。

    她恶心林敏如对自己的感情,但又享受她为自己的付出,同时她也恶心林敏如明明对自己有那种感情,却还是和自己的男朋友睡在一起。

    苏柔靠在身后树上,捂着自己腰上早就渗血的伤口,她喘匀了气,环视一周,开口:“我知道你们想做什么。”

    苏柔喘着气:“但我不是你们的妻子,不是那个傻乎乎的,被你们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林艾绒。我不会如你们的愿。”

    苏柔的话让坐在最前面的宫老爷子蹭地一下就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宫老爷子的脸比这黑夜还要黑。当年他太过自大,屏障只轰开几条缝就引起了外面的注意。面对一个国家的兵力,宫老爷子他们怂了,在跟外面世界对峙谈判的同时,也找到了s市护国寺的高僧。

    那高僧是林艾绒的好友,他也知道林艾绒的来历。他同样也不希望s市的特殊性被破坏,因为外面的世界,正在破四旧。连尼姑都被迫还俗了,他们这样的和尚在外面更是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

    于是他在思索几天之后,提出了活祭的概念来。林艾绒的到来让s市有了特殊性。那么活祭了她,s市的特殊性要么消失,要么延续。

    宫老爷子他们的目的是后者,那么就只能在林艾绒的活祭上下功夫。

    经过半夜月的推演,高僧终于想出了方法,就是在活祭林艾绒时,把她的身体分成九份,分别埋在s市的九个地方,这样,林艾绒,就能够源源不断地为s市小世界提供“养分”。

    一直到下一个天之骄女的出现。

    这件事情,知情者甚少。当年的高僧在林艾绒死后,因为太过愧疚早就已经故去。他的徒弟得到了他的所有真传。同时,这位高僧之徒,也正是这次活祭的“主持人”。

    宫老爷子看向三家的小辈,他们脸上看不出一点痕迹。

    “世界的主角,不都有点心电感应在吗?我当然知道这件事。”苏柔这句话说得不算错,她从小的时候起,梦中就总是会出现一个长相十分好看的女人。

    随着她越长

    越大,那些梦越来越少,苏柔却已经不在意了,毕竟自己有多特殊,她还能不知道吗?一直等到她跟宫九壹在一起了,她见到了宫家的全家福了,才知道那个人是宫九壹的奶奶。

    曾经的苏柔以为那是自己跟宫九壹的缘分天定,还把这件事情跟宫九壹说过,当时的宫九壹有多欣喜,苏柔到现在都还记得。

    而后的好多回,宫九壹都拐弯抹角的问过她有没有梦到过他奶奶的死。因为在外界的传闻里,林艾绒是忽然暴毙的。苏柔还为此,自责过,觉得自己没帮上宫九壹。

    直到叶冰冰破除屏障的那一天,她被叶冰冰的子弹射穿,在做手术的麻醉中,她梦到了林艾绒死亡的全过程。

    从那一刻起,苏柔就知道自己大概也得走林艾绒的“后尘”了。苏柔不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